10.0

2022-08-31发布:

淫动战舰抚子号

精彩内容:

淫動戰艦撫子號

——多如繁星的邂逅與別離
(上)
在不久的未來,爲了爭奪具有超文明科技的外星遺迹,地球與木連(木星連合)之間爆發了戰爭。其間,「山田二郎」與「白鳥九十九」等人相繼死去。但由于「撫子號」上衆人的活躍,漫長的戰爭終于被劃上句號。雖然其後,新的敵人「火星後繼者」登場了,但在「撫子號」原乘員們的努力下,和平再次降臨。
part0
○『電子妖精星野琉璃』
在宇宙中航行的艦艇需要精密的操控,但由于新式電腦的不斷問世,人的工作量越來越小。現,電腦已經能管理船只的一切,人的工作只是日常維護而已。所以,艦長也由暮氣沉沉的老頭,變成了各式美女,她們的存在,更主要是爲了提升乘員的士氣。
在衆多艦長之中,最惹人憐愛的,當數聯合宇宙軍少校,人稱「在宇宙中綻放的白花」的16歲天才美少女艦長,星野琉璃!

○『在宇宙中綻放的白花』
聯合宇宙軍新銳戰艦「撫子c」,正在太陽系中作例行的航行。
「唔——嗯——唔——」
「引擎出力正常」
「嗯——呀——唔——嗯——」
「確認前方是航站殖民地『多紀理』」
「唔——呀——呀——」
操作員冷靜的聲音,卻有淫糜的呻吟聲在一旁伴奏。呻吟聲,正來自坐在艦長席上的,聯合宇宙軍少校,星野琉璃。
與其說琉璃是坐在艦長席上,不如說是被拘束在艦長席上。雙手被拘束具固定在椅子的扶手上,雙腿也被牢牢的固定在兩側的椅腳上。琉璃水色的長發梳成兩束,但如此可愛的發形和臉蛋,現在卻罩上了淫糜的面紗。
微皺的眉頭下是半閉著的美麗雙眼,金黃色的瞳孔已失去焦點,快感的淚水在眼眶中徘徊。潔白的臉蛋透著難以形容的紅暈,皮膚上布滿了細細的汗水。小巧可愛的嘴巴被一顆塞口球無情的撐開,只能發出含糊不清的呻吟聲,歡喜的口水從嘴角慢慢滴落。
原本帥氣的艦長制服,卻在領口處被人打開,美麗的胸部躍然而出。小巧可愛的乳房隨著胸口的上下起伏而不斷抖動,頂端的小蓓蕾早已充血變大,高高聳立。手指指節大小的乳頭上,還穿著一對美麗的銀環。
隨著一聲聲嬌美的呻吟,琉璃可愛的腰肢不停的扭動。包裹著屁股與大腿的短裙布滿了一道道淩亂的皺紋,短裙下也不斷傳來「嗡嗡」的馬達聲。琉璃的胯間一定藏著什幺驚人的淫具,那淫具正肆意的玩弄著琉璃。
如此讓人血脈贲張的畫面,艦橋內的衆人卻似乎視而不見。這樣的場景,他們似乎早以司空見慣。
星野琉璃,聯合宇宙軍少校,一艦之長!實際上卻是被飼育在「撫子號」上供衆人淫樂的奴隸美少女艦長?!
「路徑確認,經由多紀理,峽依湍流,通往天照」
「唔—嗯—嗯!」
「光學障壁展開」
「嗯—唔—呀—呀—呀—呀—呀!!!」
隨著激烈的呻吟聲與喘息聲,琉璃又一次達到了高潮。琉璃全身癱軟,微微抖動,沉醉在高潮過後的甘美余韻中。但無情的淫具並不准備就此放過她,很快很快,她又會被送上新的高潮!
星野琉璃,在衆人無限淫欲中綻放的美麗白花!

part1
○『令人心動的水色宇宙』
太陽系,土星圈。
聯合宇宙軍機動戰艦「撫子c」,正伴著土星美麗的光環,靜靜航行。
「撫子」號的艦橋內。
「唔——嗯——唔——」
美少女艦長星野琉璃,跟往常一樣,坐在(被拘束在)拘束式艦長席上,一邊發出嬌美的呻吟,一邊努力抗爭不斷襲來的快感。
一個男人走進艦橋,來到琉璃的身旁。他就是「撫子c」號的整備班班長瓜田,一個喜歡改造各種機械的男子。瓜田注視著不停扭動著的琉璃,一邊淫笑一邊說:
「艦長專用的新制服已經完成了,琉璃現在就試試吧。」
「唔——嗯——」
琉璃呻吟幾聲算作回答。全自動拘束式艦長席開始變形,琉璃的雙腿被大大分開,成爲字母m的形狀。瓜田把手伸進琉璃的艦長短裙內,准備把藏在琉璃胯間的震動棒拔出來。琉璃一直被玩弄著的小穴早已泛濫成災,溢出的淫液一股股的流落下來。
「噗」的一聲,震動棒被從琉璃的小穴中抽了出來。琉璃被固定住的身體掙紮顫動了幾下,又達到了一個小小的高潮,陷入了短暫的失神之中。
「嗡——嗡——」,原本被插在琉璃下身的淫具還在蠕動轉動著,上面沾滿了琉璃晶亮的淫液。這是一件包含了多個部分的電動淫具。正中間是專門插入琉璃小穴的震動棒,表面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小突起。當它被塞進琉璃的小穴後,會不停的震動轉動,琉璃陰道內的每一寸媚肉都會感受到難以想象的快樂。
震動棒的前後還各有分枝。向後的分叉是專供琉璃的小菊花享受的,上面也沾滿了琉璃淫蕩的分泌物。
這個肛門震動器是一段不規則球體。當它被塞進琉璃的小菊花時,除了會不停的抽送,在琉璃的肛門進進出出外,還會不停的轉動、扣弄。每當這個形狀奇特的震動器進出自己的肛門一次;琉璃的小菊花就無奈的開合開合一次;琉璃就享受一次從肛門塞進異物,然後又從肛門排出的快感。
同時,晃動轉動的球體還在忽左忽右的摳挖著琉璃的屁眼。琉璃覺得就好象有人站在自己背後,用手指在自己的屁眼中不斷抽插、轉動、摳挖……。這種屈辱的快感讓她無法抵禦。
向前的分枝則是專門玩弄琉璃最敏感的部位:尿道和淫核的。
一根細小的,像是由許多小珠子串成的小棒子,是琉璃的「尿道震動棒兼尿道栓」。和琉璃的陰道與肛門淫具相比,這根「尿道震動棒兼尿道栓」的動作要小得多,只是單純的抽插而已。但是在敏感的尿道中抽插,帶給琉璃的那種感覺是其他部位難以比擬的。特別是每當琉璃有了強烈的尿意,「尿道震動棒兼尿道栓」卻還在自己的尿道中無情抽插時,那種崩潰的快感讓琉璃渾身顫抖。
「尿道震動棒兼尿道栓」向上一點,就是撫慰琉璃淫核的陰蒂責具。由于不停的被玩弄,琉璃的淫核長期充血,高高的聳立在包皮外。這個淫核玩具被戴上後,會反複壓榨,撚轉,牽引琉璃最最敏感的淫核。琉璃不時反弓身體,腰肢瘋狂擺動,罪魁禍首就是它。
這件電動淫具能同時玩弄琉璃四個敏感部位。四種不同的快感疊加在一起,帶給了琉璃不知多少次屈辱的高潮。
但瓜田此時卻不屑的說:
「啧啧,這種震動棒太老式了,不夠靈活,花樣也少。哼,哼,看看我瓜田和思兼(『撫子c』號的主電腦)合作研制的新型玩具!琉璃琉璃專用,震動撚轉浣腸全功能智能淫具,激鋼i號!!!」
拘束式艦長席再次變形,琉璃被擺成吊在空中的姿勢。她雙手被鎖在體後,膝蓋被高高吊起,大大分開。幾名整備員站在琉璃的雙腿之間,准備把新型淫具裝到琉璃的私處。艦橋內其他的工作人員,雖然平日早已見慣琉璃的淫態,但此刻也不禁注視艦長席,觀看這一幕。琉璃雙頰绯紅,胸口起伏,忍受抑或享受著身體被人隨意擺弄參觀的屈辱。
整備員a脫下琉璃的小短裙,被半吊在空中,雙腿大開的琉璃,她的私處和屁股徹底暴露在衆人面前。整備員b拿出一根震動棒,沾了沾琉璃的蜜汁,一口氣插入小穴之中。琉璃忍不住輕哼一聲,小穴也流下了歡喜的淚水。
這根震動棒是激鋼i號的1號機。當它在琉璃的小穴內啓動時,除了普通的震動轉動外,它的整根棒體還會在琉璃的陰道內扭動彈跳,讓琉璃的小穴感覺更加充實。而且,「1號機」的震動頻率和力度會不斷隨機變化,琉璃的小穴時時都將感到新的刺激,再也不會覺得單調無聊了。這種變化起伏的快感將在琉璃體內不斷蓄積,直到徹底爆發的那一瞬間。
接著,整備員b拿出專門玩弄琉璃肛門的「激鋼i號2號機」,並把從琉璃小穴溢出的蜜汁塗抹在上面。站在琉璃背後的整備員c,雙手把琉璃的兩片屁股大大分開。整備員b把沾滿琉璃淫液的「激鋼i號2號機」,一轉一轉的塞進琉璃的小菊花之中。
「激鋼i號2號機」的形狀與琉璃原來的肛門玩具相似,但是「2號機」是中空的,並且連著一根管子,可以進行浣腸。而且中空的「2號機」采用彈性材料制作,既可以從內部撐開到很大,也可以從外部壓縮到很小。
被浣腸後,琉璃必須自己收緊肛門,因爲中空的「2號機」是不會幫她封鎖出口的。同時,「2號機」的抽插、轉動卻一刻都不會停止,讓琉璃充分享受絕望的快感。當琉璃的小菊花徹底崩潰時,它亦會隨之張大,當洶湧的黃龍從其中間奔過時,它會將這份屈辱的排泄感忠實傳達。
接著,整備員a又拿起了「3號機」,然後,將十分細小的「3號機」從琉璃的尿道口插入。琉璃盡力放松,配合整備員將「3號機」順利插入。兩個排泄口都被徹底攻占了,琉璃自己也分不清,這種奇妙的感受,有多少是屈辱,有多少是快感。
「3號機」的設計與「2號機」一樣,也是中空可以灌入液體,也是需要琉璃自力封鎖尿道,並同時在尿道中抽插不止。
最後,整備員c把「激鋼i號4號機」套在琉璃的淫核上。4號機是「激鋼i號」4台機體的指揮中樞,遙控指揮其他3機的動作。在琉璃高潮的一瞬間,「4號機」將突然開到最大馬力,直接把琉璃送入第二重、第叁重的連續高潮之中。
「激鋼i號」裝備妥當,琉璃已是香汗淋漓。
瓜田也是激動不已,「分離合體才是王道!『激鋼i號』,初啓動實驗,開始!!!」
「啊!!咿——,唔——嗯——」
小穴內的震動棒突然啓動,琉璃的屁股猛的擡起。同時,從肛門處和尿道處傳來液體源源不斷注入的感覺。琉璃沐浴在衆人的目光中,渾身顫動。淫核也在被肆意玩弄,琉璃的腦中一片空白。琉璃的小嘴半張,舌頭半伸,嘴角處,一絲一絲的唾液不斷滴落。
突然,一股便意和尿意襲來,琉璃本能的想夾緊雙腿,無奈大大分開的雙腿已被牢牢固定。琉璃的屁股無助的顫抖著,努力抗拒這荒狂的排泄欲望。
琉璃盡力鎖緊肛門與尿道,卻使得小穴把按摩棒夾得更緊。高昂的快感讓琉璃好幾次差點就失去對身體的控制。而且,越來越接近崩潰的肛門和尿道已經成爲了她身上最敏感的部分之一。責弄肛門的「2號機」每摳挖一下,玩弄尿道的「3號機」每抽動一下,琉璃就猛烈顫動一下。琉璃臉上已經完全是一副癡態,渾身上下都在顫抖。墮入更深的快感深淵之中,已只是時間問題。
琉璃的呻吟聲越來越急促,她的擴約肌已經開始無意識的跳動了。琉璃已經鎖不住肛門了,她只能一下一下的猛烈收縮小菊花,希望能夠延緩爆發的時間。可惜由于不停玩弄著她的屁眼的「2號機」,琉璃得付出加倍的努力。
突然,一瞬間,琉璃失去了對肛門的控制,小菊花猛的張開了,2號機也隨之張開……直腸中的內容物奪路而出,屈辱的排泄感順著脊背傳入腦中,琉璃的尿道,也同時崩潰了……
「啊——呀!呀!呀——不,不要看!」
伴隨著將身體中的壓力徹底釋放的快感,琉璃到達了一天中最激烈的高潮。突然,套住琉璃的小淫豆的「4號機」開始猛烈撚轉,激烈的快感從淫核直接傳入大腦。琉璃還未來得及呻吟,就被送上了第二重高潮。一波一波的快感巨浪將琉璃徹底埋沒,琉璃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腦中只希望時間能夠停止,能夠永遠這樣……
不知過了多久,琉璃才回複了意識。瓜田興奮的說:
「激鋼i號的啓動實驗實在太成功了,從今天起激鋼i號就正式投入使用。激鋼ii號馬上也要完工了,到時候,琉璃琉璃可愛的胸部也有自己的玩具了。琉璃琉璃,你聽了也很高興吧。」
剛從壯麗絕頂後的失神中回複的琉璃,現在還沒有力氣反駁他。琉璃伏在艦長席上喘息著,窗外,是令人心動的美麗宇宙。
(下)
○『曾幾何時唱過的歌』
星野琉璃,「撫子c」的艦長,像往常一樣,正在苦惱地扭動著。
身體被可變型拘束式艦長席擺成誇張的姿勢,口水與淫液一滴滴地滴落。完全失去對自己身體控制權的琉璃,只能隨著一陣陣的快感而顫動著。
玩弄琉璃下身的,是全功能淫具「激鋼i號」。而戴在琉璃胸部,正在玩弄琉璃一對嬌乳的,是前幾天剛剛完成的「琉璃琉璃專用,乳房揉弄壓榨機,激鋼ii號」。
兩具淫具塞滿了琉璃所有的敏感部位,動彈不得的琉璃只能全盤接受所有的淩辱。
「激鋼ii號」時而搓揉,時而絞弄,琉璃的乳房在外力的作用下,不斷變換著形狀。當然,「激鋼ii號」也沒放過琉璃那對已經充分勃起的乳頭。指節大小的乳頭,時而被吸吮,時而被拉伸,時而被揉捏,時而被撥弄……一股股的快感電流從琉璃最敏感的叁粒小豆豆中竄出,流遍全身,沖入大腦。
「嗯——啊——」
嬌美的哼聲從琉璃半張的小嘴中不斷傳出,引得艦橋中的其他人員,不時往琉璃的方向望去。琉璃淫蕩的呻吟,就像奇妙的歌聲,在空氣中飄蕩。
突然,琉璃覺得自己的乳房被緊緊地把持住。一股力量,緊緊握在乳房的根部,然後猛地向上撸去,並周而複始不斷套弄。琉璃半圓形的可愛乳房,像波浪一樣前後起伏。
「啊——呀!呀!嗯——」琉璃雙頰绯紅,口水狂滴。雖然她已經不是第一次被「激鋼ii號」這樣擠弄乳房了,但還是抵抗不了這種攻擊。琉璃的腰枝高高擡起,布滿汗水與淫液的屁股,在空中瘋狂的甩動。
瓜田來到琉璃身邊,「琉璃琉璃,這幺大聲可是會影響到其他人的。」
「嗯——啊——我——」
瓜田撫摩著在琉璃的小菊花中不斷摳弄抽插的「激鋼i號2號機」,繼續說道,「『2號機』與艦長席的連接已經完成了,琉璃琉璃嘗試一下全自動的智能浣腸吧。爲了讓艦長有個努力目標,我制訂了一個獎懲規則。艦長忍耐的時間越長,休息的時間就越長。艦長等下可要好好加油哦,不然浣腸液的量不一會兒就會增加好幾倍呢。」
「你,嗯——什幺,唔——呀——我,嗯——不,嗯啊——我我——呀——唔——」
琉璃的身體已經完全被快感占據了,她腦中一片空白,根本無法進行連續的思考。瓜田的話語變成了支零破碎的幾段,在腦中回蕩。琉璃努力地抗拒快感,費力地理解著。
「對了,『3號機』也是同樣的設定,琉璃琉璃的尿道也要加油哦。」
「呀——我,嗯——唔——別,唔——啊——嗯——」
「女孩子不應該叫得這幺大聲。」說完,瓜田給琉璃的小嘴戴上了一個塞口球。帶子被緊緊系在腦後,琉璃再也無法發表自己的反對意見了,但唔唔嗯嗯之聲卻顯得更加誘惑。
「開始了。」瓜田按下了開關。琉璃的小菊花,歡喜地顫抖著。
可變型拘束式艦長席上的兩個容器,裏面的液面正漸漸降低。液體通過連在「激鋼i號2號機」和「3號機」上的管子,流入琉璃體內。琉璃的身體苦悶地微顫著,但小穴卻溢出了更多的淫液。「嘀哒,嘀哒」,汗水與淫液不斷滴落。
「唔——嗯——」
琉璃用力收緊下身的肌肉,她必須努力忍耐。小腹傳來酸漲的感覺,琉璃苦惱地挪動臀部,希望能稍稍緩解一下膀胱裏的壓迫感。
插在尿道中的「3號機」執拗的抽動著,努力收縮的尿道口無助地微顫著。肛門處的爆發感也越來越強烈了,被玩弄著的小菊花,辛苦的死守著。淫核、胸部、乳頭、尿道、小穴、菊花,快感像電流一樣傳遍琉璃全身。
琉璃拼命抵抗種種快感的侵襲,生怕失去對身體的最後控制。她的臉上,已經完全是一副沉醉在快感地獄之中的表情,淚珠在眼角打轉,被塞口球封住的小嘴吐出斷斷續續的嬌吟,口水滴落。
靜止的拘束式艦長席,以及在半空中不停扭動的軀體,強烈的反差,構成了淫糜的畫面。
在快樂地獄中掙紮的琉璃,已經失去了時間的概念。她只是本能地抗拒著,盡力推遲那最後一刻。漸漸,琉璃的臀部,顫動的幅度越來越小,頻率卻越來越快。琉璃的喘息越來越急促,呻吟卻越來越低沉。
「嗯——呀——啊——呀!!!」
琉璃的頭高高向後仰起,腰枝激烈地彈跳著,最終的高潮,還是來臨了。尿道口、小菊花,喜悅地開合著,蓄積已久的壓力,一口氣爆發出來。
淫核上、小穴內的淫具也開到了最大功率。「激鋼ii號」,又以琉璃最享受的那種方式,猛烈地擠弄壓榨著琉璃的乳房。琉璃高高勃起的乳頭,被來回撚轉,一股股乳汁,從歡樂地抖動著的乳頭中噴發出來。
琉璃的排泄物沿著管子,流回原來的兩個容器之中,而乳汁,則被收集到了另一個透明的桶中。琉璃的眼中已經看不到一絲理性,她已經什幺都不知道了,只是在歡樂的旋渦中打轉、下墜。伴隨著徹底的排放感和滿足感,琉璃陷入了失神之中。
瓜田手持一杯咖啡,來到琉璃的身旁。他按下一個按扭,一小股乳汁如同涓涓細流,從一個管嘴中流出,溶入盛滿咖啡的杯中,化做幾縷細絲,擴散開來。
瓜田品嘗了一口後說:
「真是美妙的飲料。喝了如此美味的飲品後,相信大家一定會振奮精神,努力工作的。」
瓜田繼續說道:「忍耐了很長時間,相當不錯嘛。不過,艦長還要繼續努力哦,離休息時間還有好幾個小時呢。」
經過短暫的休息,琉璃也恢複了體力,她輕輕地喘息著。全自動的艦長席感應到這些,又重新開始了工作。所有的淫具再次全部開動,盛著琉璃的尿液的容器和飄蕩著琉璃排泄物的容器,各自添加了一些液體後,重新往琉璃體內注入。剛剛排出的排泄物,又重新灌回自己的體內,琉璃的肢體屈辱地歡顫著。
新一輪的淩辱開始了……
緊張有序的艦橋,衆人有條不紊的各自工作。不過在繁忙的報話聲中,卻穿插著一聲聲的嬌吟。琉璃美妙的呻吟,就如同一首嬌美的歌,在艦橋中回蕩……
************
○『水之聲,我之聲』
新銳機動戰艦「撫子c」,艦上時間,早晨7點。
美少女艦長,星野琉璃,此刻,正在臥室享受艦長的特殊待遇。
琉璃的四肢和頭部都被拘束具牢牢地固定住,屁股翹得高高地趴在床上。一名整備員,就站在琉璃的正後方,注視著琉璃可愛的屁股,露出微笑。
「艦長,早上好。」
琉璃只能以含糊的唔嗯作爲回應,嘴中的口枷剝奪了她說話的權力。琉璃的頭部被皮革的項圈拉起,她的頭部就和她的四肢一樣,被牢牢地固定住,連稍稍轉動一下都不可能。眼睛上的眼罩更是徹底的封印了琉璃的視覺。琉璃現在只剩下耳朵還能聽見自己沉重的喘息聲了。
琉璃的股間則是兩支大小不一的震動棒,這兩根震動棒被皮革帶子固定在琉璃的胯下,肆意地轉動著。每夜,琉璃都要佩帶著這些裝備就寢,身體被擺放成各種害羞的姿勢,在無休止的刺激中迎接新的一天。
「睡得好嗎?」整備員一邊親切地打著招呼,一邊把琉璃從各種皮具的封印中解放出來。一夜的刺激,無數次高潮,琉璃的小穴已經是狼狽不堪。
一個原本套在琉璃大腿上的容器盛滿了晶亮的液體,那是琉璃一晚的愛液。這些淫液等會兒還有別的用途。
琉璃被抱進了浴室,被玩弄了一夜的身體,披著薄薄一層汗水與淫液,特別是胯下和大腿,更是濕答答的。如果不好好清洗一下,怎幺能開始新的一天的工作呢。
簡單的洗簌之後,琉璃來到餐廳。撫子c號的大廚荷梅,擅長各種料理。她調制出的菜肴,有一種親切的味道。
「早啊,琉璃琉璃。我看看今天該爲你做什幺好吃的了。」
身爲在宇宙戰艦上服役的軍人,身體健康是十分重要的。一艦之長的星野琉璃少校,每周都有固定的食譜,以保證營養的均衡攝入。
「唔,艦長今天的早餐是蜜汁煎蛋套餐。」
聽到這六個字,琉璃的雙頰因羞恥而變得绯紅。
蜜汁煎蛋就是普通的煎蛋再澆以琉璃的淫液。特意收集琉璃一夜的愛液,原來就是爲了這個目的。
看著面前泛著晶瑩光澤的美食,琉璃的身體因恥辱而微微顫抖著。
「琉璃琉璃,快吃啊。這有著琉璃自己的味道哦。」
琉璃伸出顫抖的雙手拾起刀叉,將一小塊散發著淫糜光澤的煎蛋送至嘴邊。然後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一般,緩緩將它送入口中咽下。
自己的味道?
屈辱的味道。
「好吃嗎?」荷梅走到琉璃身旁坐下,將手探入琉璃的裙內,輕輕撫摩琉璃大腿的內側,以及被薄薄內褲所覆蓋著的私處。
琉璃的雙頰泛起紅潮,舉著刀叉的雙手也定在了空中。
「琉璃,不要停下來,繼續吃啊。不按時吃完的話,雖然是艦長,也是要受罰的呦。」
琉璃的腦中浮現出上一次受罰時的恥辱情景。在餐廳度過的那漫長一天,自己的身體被當作盛放菜肴的器皿,無數道視線射向自己,無數只手在自己的身體上遊動……
荷梅繼續說道,「要是嫌自己的蜜汁不好吃的話,下一次讓你吃你自己的穢物好了。」
荷梅的威脅産生了效果。望著慌張的琉璃,荷梅的嘴角微微擡起。
于是,琉璃一邊忍耐著荷梅的戲弄一邊進餐。荷梅的手指在琉璃的小穴中緩緩抽動著,琉璃忍不住輕輕地呼出甘美的吐息。快感在琉璃的全身蕩漾,強行忍耐住快感的侵蝕而繼續用餐的琉璃,微微顫動的身體充滿誘惑。被強迫進食自己的淫液的她,覺得淫液的味道似乎已擴散至全身,自己的下身已經完全濕了……
終于,最後一小塊淫汁煎蛋也被琉璃消滅了。同時,在這一瞬間,琉璃也被荷梅送上了快樂的頂峰。刀叉從無力的手中滑落,一股淫液從抽搐的下體中噴出來。叮當兩聲,刀叉落地的聲響;隨後,滴答滴答的,水之聲……
然後又是例行的一天。
對琉璃來說,撫子號上的記憶似乎就只是無數的高潮,無論是在餐廳,還是她現在所在的艦橋。
9點,10點,11點,12點……,琉璃一直是在她的拘束式艦長席上掙紮著,被激鋼i號、ii號玩弄著。
就算其間偶爾行使一下艦長的職務,也只不過是下達一些諸如進港出港之類例行的命令。「保——嗯——持速——度——嗯,航——航——向不——唔——變——」顫抖的聲調從喘息的嘴唇中吐出,充滿誘惑……
時間飛快流逝,新銳機動戰艦「撫子c」,已是晚上11點。
終于,短暫而漫長的一天又結束了,琉璃正在臥室准備就寢。
琉璃面朝下,大字型地趴在床上,四肢動彈不得。雙臀之間一條皮制的貞操帶,將兩根震動棒牢牢地固定在琉璃體內。
「艦長,感覺舒服嗎?」
站在床側的整備員俯身將震動棒的開關打開,伴隨著震動棒的嗡嗡聲,琉璃的屁股開始無奈地扭動。
「蓋好被子,不然會受涼的。」說完,整備員將被子輕輕披在琉璃身上。
于是,薄薄的被子遮蓋住了琉璃赤裸的身體。在雪白的被單下,琉璃淫蕩的蠕動著。一絲絲的唾液從嘴角滴落,沾濕了枕巾。
「艦長,睡個好覺。」
整備員轉身離開,並隨手關上了燈。
砰的一聲,臥室的門合上了。黑洞洞的房間裏,只剩下琉璃獨自一人。
琉璃不禁回想起自己孤單的童年,那時,在寂寞的夜晚中,陪伴自己的就只有遠處若有若無的流水聲。不過,淡淡的思緒馬上就被猛烈的快感打斷了。
「唔——嗯——唔——」
呻吟聲在黑暗中飄蕩,與之伴隨的,是震動棒一陣一陣的馬達聲,和淫液滴答滴答滴落之聲。
「水之聲……就是我之聲……」
************
○『琉璃的航海日志』
撫子號此次出航已經數星期了,身爲艦長的琉璃,每一天都過得很充實。
琉璃的起居十分有規律,早上7點就早早起床。不過,被持續整晚的快樂折磨得酥軟無力的她,需要其他船員的幫助,才能從重重的束縛下脫身。
餐廳也同樣是玩弄琉璃的場所,每日的早中晚叁餐,荷梅等人都會變著法子從琉璃身上取樂。
琉璃每日工作的艦橋,更是玩弄琉璃的裝備最齊全的地方。整備班班長瓜田從著名動畫《正義的機器人——激鋼人!》中得到各種靈感,制造出各種奇怪的道具。琉璃在艦橋時,無時無刻不被這些道具玩弄,沉浸在無窮的快感之中。
然後,晚上再佩帶著羞恥的玩具結束這一天,琉璃在艦上的每一天都如此簡單而相似。
只有在每晚入睡前,琉璃才有短暫的自由時間,此時此刻,琉璃正注視著窗外的星空,輕聲低語:
「多如繁星的世人,多如繁星的邂逅。之後,是離別……
「那個人,現在還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