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0发布:

与男同事假戏真做了

精彩内容:


  開完早會剛坐位置上就看到張科發過來微信:「美女,國慶節有活動沒?」「暫時沒安排,說,什幺事。」跟張科認識是在公司上班時候,同事也是現在的男閨蜜。人長的高高瘦瘦的,比自己大兩歲,挺講義氣的一枚IT男。兩年前一起上班時候,張科正在戀愛,自己正琢磨著升級做辣媽。挺投緣,關係也挺鐵,鐵到他內心那點小秘密全部抖摟給我,什幺上學課堂上偷看穿著絲襪高跟鞋的美女老師,背著女朋友在網上偷看什幺片的。

  今年夏天時候跟張科在露天排擋裏吃了兩次飯。頭一次我請他,一桌龍蝦毛豆殼中灌著冰涼紮啤,問他:「男人都喜歡什幺樣的女人」?那會兒自己婚姻亮起紅燈,狗血的劇情都一樣,自家男人淚眼婆娑的跟我說,商場應酬,酒後沒管住褲裆裏的物件兒。

  最可恨的是竟然睡了個沒胸沒屁股沒模樣的,這物件兒的阈值也太低了吧,一氣之下在單位附近租了套房子住。第二次張科請客,兩瓶江小白下肚,張科坐對面眼睛通紅的自言自語,「爲什幺一場感情抵不過一套房子。」在一起好了兩年的女朋友,因爲結婚沒房,不帶含糊的就跟個手裏有幾套房按月收房租的老頭兒跑了。

  人生如戲!

  「這不馬上國慶節了嘛,我們倆剛好都單身,跟我一起回趟老家旅遊呗,還能散散心。」張科含糊的說著。

  「你這旅遊內容可沒那幺簡單吧,快說,我還趕著忙事情呢。」「就是想借你做一次我女朋友,我媽每天催催催的,這次真哄不住了,非讓我帶著女朋友回去一趟見見面,這不就想到你了,臨時救急,你可以一定要幫我啊,靜。」「呸,什幺人嘛。找人假冒女朋友也得找個年輕未婚的,你這倒好,找個結過婚的。」張科今年31,在上海這邊真不算什幺大齡青年,趕上父母催婚也沒轍。

  「就你那身材,看著比同齡的還嫩,再說你現在不是已經單身了嗎。你就幫幫我吧姑奶奶,真找不到合適的人了。」「你別馬屁了,打住啊,這事兒我真幫不了,換做別人早給拉黑了。」那會兒正在忙放假前的事情,也沒工夫跟他多解釋,那時自己還沒離婚,只是分居。「不過可以教你個辦法,網上現在都流行租女朋友,你上網搜個,什幺類型都有,包你滿意。」「那種我也想過,一點都不靠譜,你想啊倆人也不熟悉,就我媽那火眼金睛的,一眼就看出來了。」連續幾天都被張科軟磨硬泡著,最後想想,反正國慶節在家也是鬧心,出去散散心也好,就當是旅遊了。雖然不太會演戲,不過經曆過婚姻的人也不是什幺難事兒。「行,那小女子就幫你這個大齡青年一次。你提前給我配好台詞,別到時候露餡兒了,再添什幺亂子。」「放心吧女朋友,路上我教你,相信你肯定能把我媽哄的團團轉。對了,來回路費算我的,包吃住,你就出個人就行了,回頭給你包個大紅包好好謝謝你。」「切,你先別女朋友的喊那幺快,你這就是拉著我去騙人。有住就行,別包了,難不成給你扮次女朋友還要跟你滾床單。紅包你就留著將來娶媳婦兒吧。」跟張科平時關係挺鐵的,但是感情上壓根兒也沒想過,雖然人長的挺帥。想想國慶出行,好像有點暧昧的樣子。

  飛機上聽張科聊著老家的風土人情,左鄰右舍的關係,以前也聽他提到些,倒也不陌生。第一次去西安,一直挺期待去這個城市,只是沒想到是跟張科用這樣身份出行。並排坐在舷窗旁,那天穿一件藍色百褶裙,上身一件黑色小吊帶兒,外帶一件薄款風衣,腿上搭了條黑色薄款絲襪,配一雙高跟鞋,對比看看有點情侶的味道。出發前張科拉著去買了裙子高跟鞋,人還挺貼心的,除了內衣被嚴詞拒絕,其余能想到的都讓他給買回來了,衣服都挺時尚。

  唉,明明一個貼心好男人,如果不是因爲房子,或許他們已經結婚了。逛街那會兒還打趣他,「你別給我整的太那啥啊,萬一嚇到老太太了,說我不是個正經過日子的姑娘,看你怎幺辦。」他到好,「放心吧,現在農村老太太比城裏人還開明,我媽就喜歡你這豐滿俊俏型的,屁股翹,能生孩子。」當時恨不得掐死他,白了他一眼:「我看不是你媽喜歡,是你喜歡吧。」沒有高房價,哪有催婚,也不會有網上這種租個女朋友回家見父母,想想也是挺無奈的。

  中途時間也挺快,下午飛機降落在鹹陽國際機場,跟著張科出站換乘。他們家在西安郊區,也不算太遠。臨近傍晚時分到張科家,回來途中他給父母打了個電話,說了我們大概到家的時間。雖然是假扮女友,張科說的也挺簡單,可真的在家門口見到他父母時候還是不免有點小緊張。一邊叔叔阿姨的打著招呼,一邊跟著他父母回家,他爸媽人挺好的。

  張科家蓋的兩層小樓,有個小院子,家裏布置的簡潔舒適。客廳裏兩位老人提前做了一桌的飯菜,滿屋子都是香味兒。張科媽那會兒一邊張羅我們入座吃飯,一邊笑著說,「阿姨也不會燒你們那邊的菜,都是家裏的味兒,快嘗嘗丫頭。」很久沒有跟父母一起吃飯了,那會兒心裏不免觸動,有點走心。

  看著新換的碗筷,新鋪的餐布,一大桌香噴噴的飯菜,能想像到父母爲子女的一片心意,說真的,那會兒挺喜歡一家人這樣圍坐在一起吃飯的感覺。飯後張科跟他爸在沙發旁聊天,我給幫著收拾碗筷,張科媽那會兒說什幺也不讓我進廚房,只好坐在張科身邊陪著,還好沒問我太多,不然真怕露餡兒了。

  晚上也沒聊太晚,夜裏跟張科回樓上睡覺。看看臥室裏單獨的一張大床還是有點窘迫感。「哎,晚上叁八線注意哈,不能臨時加戲啊。」「放心吧,絕不騷擾女朋友。」張科一本正經的壞笑著。

  房間裏有單獨洗手間洗澡間,也挺方便。趁著他去調試熱水功夫,脫了絲襪放在床頭,行李箱裏拿了換洗衣服先去洗澡,張科出來時候不免眼睛飛過來落在雪白雙腿上。撇了他一眼,「我跟你前女友,誰身材好?」「當然現女友身材好了,以前真沒發現,就這雙美腿不輸任何人。」說完砸吧著嘴。

  「去你的,哈哈,臭流氓,真沒想到這輩子我們倆能睡同一張床,竟然還跟你有一腿,暈死了。」說完拿著衣服就逃進洗澡間了,洗澡時候想到剛才張科的話,想到等下孤男寡女的睡一張床,身體還是不免一熱。

  洗澡出來時候看到床上多了一床夏涼被,心裏小感動了一把,這人看著大大咧咧的,其實內心還是挺貼心細膩的。張科洗澡出來時候,我都已經迷糊著睡著了。早上張科爸媽也沒喊我們,可能是心疼我們前一天趕路太辛苦,睡了個小懶覺。

  上午張科家裏來了好幾撥親戚,跟著他忙前忙後陪著。一個都不認識,張科介紹說這是姑姑那個是舅媽,趕緊笑著跟過去喊姑姑舅媽,一會兒就轉暈了。更怕那會兒說錯話了,抽空就溜進廚房幫張科媽做飯,不時聽張科媽聊著張科小時候的情景,那種感覺挺溫馨的。

  午飯後看一家人坐在那裏打牌,自己就在張科身後看他玩。那天張科牌技不錯,小贏一通,邊上時不時誇張科幾句。他到好,回頭笑呵呵的來句:早上媳婦兒沒摸頭,手氣賊好。懊惱的在他背後用手戳了下,他媽在邊上剛好看到,笑著走開了。下午送走客人,張科帶著去市裏逛逛。路上張科說:我媽還誇你呢。

  「誇我什幺?」

  「說你人好,漂亮,孝順顧家,讓我好好寵你,彆氣你。」「哈哈,我都緊張死了,沒把戲演砸就好。」雖然是冒牌的,不過心裏還是小激動下。「哎,那你什幺感覺?」「早點遇見你就好了。靜,不然做我女朋友吧,跟你在一起挺帶勁兒,挺自信的。」張科眼睛亮了下。「跟前女友在一起從沒這幺開心過,更沒這幺自信過。」「這不現在就是你女朋友,還有六天。」看著張科暗下來的眼神,不由擡手挽上了張科的胳膊。

  男人的自信一大半來自女人,無論大小事兒多誇誇,都會讓自己男人爽到心裏去。

  下午逛商場,品嚐西安美食。被張科忽悠著又買了幾件裙子。換個城市,心情自然開心多了;雖然是臨時女朋友,張科也忘記了那些傷心事兒。傍晚到家一家人圍坐在一起吃飯,聊天,樂意融融的。

  夜裏躺下睡覺時候,聽張科安排著接下來幾天的計畫,後面幾天一起去逛兵馬俑,大唐芙蓉園,大雁塔……那會兒聊的挺興奮。夜裏他在大床另一頭玩手機,自己迷糊著睡覺,也不知道他什幺時候睡的。

  半夜裏依稀感覺張科一只胳膊搭在自己腿上,手指捏了下自己的腳,當時就醒了,以爲他要幹嘛,後來才明白他睡覺就這姿勢。暈,什幺人嘛,害自己心口起伏了半天,那會兒也沒敢翻身,一個姿勢睡到天亮。

  接下來兩天去了好多個景點,接觸深了發現張科還真是個貼心暖男。出門前給你搭配好衣服,出門拎包兒,拍照超贊,吃飯點菜時候基本不用費心,按著你的口感給你搭配好,你都懷疑是不是跟他在一起生活好久了。每個景點都能給你講上半天曆史小知識,這點挺意外,就跟帶個導遊一樣。逛累的時候就在景點長椅上休息會兒,他也真不見外,抱著腿就給你揉幾下。

  「哎哎,你這男朋友當的也太到家了吧,這幺多人呢,別那幺暧昧。」「人多怕啥,現在是我女朋友。就當額外福利,你就收下吧。」說完一臉壞笑。

  「切,我怎幺感覺是給你的額外福利呢。瞧你那手,連揉帶摸的,哪是心疼我,分明就是你享受。哎,你是不是喜歡我穿絲襪高跟鞋?」說著就用腳尖在他腿上壞壞的戳了下。

  「因爲你穿著漂亮,別人穿不出這個味兒。你怎幺知道?」「就你那眼神,能不知道嘛。」那會兒不知道張科口裏所謂的別人是不是他前女友。女人都有虛榮心,自己也不例外,心裏挺愉悅。

  被張科拉著從長椅上起來時候,沒有預防的就被他在嘴唇上親了下。

  「臭壞蛋,怎幺老佔我便宜,不許入戲太深啊。」說著就掐了他一把,說是掐還不如說是揉摸下。

  「小靜,能不能別提演戲?起碼等回去了再提。」說完後張科變得有點悶悶的。

  「你生氣了?好好好,不提不提。」那會兒並肩走了一會兒,覺得自己是不是有點太認真了。戲裏戲外誰又能分清,又何必分的那幺清,內心那些傷心破事兒沒準兒早已被現在所覆蓋,就當談了一場七天的戀愛又何妨。何況人家還是未婚小夥子,沒準兒自己是在占人家便宜。

  背後用手拉拉他的衣角,「我走不動了,男朋友,不然你背著我。」張科回頭看看我,「哈哈,沒問題,上來吧。」說著就蹲在那裏。

  這輩子第一次被一個男人背著,還別說,挺享受。「累不,帥哥,累了就放我下來哈。」「不累,就是你太豐滿了,咯的我難受。」

  「流氓,哈哈,別把我摔了啊,不然回去跟你沒完。」瞬間打破了那個沈悶,兩人也暧昧了好多。

  晚上張科請他的哥們兒們一起吃飯,出門前自己也簡單捯饬下,洗澡換衣服簡單化了個淡妝,張科還在邊上關心著,穿個絲襪搭配起來更好看,夜裏也保暖。

  「你也喜歡的不要不要的吧。」說著沖他努努嘴。

  「現在就喜歡的不行,就沖這身材模樣,今晚非讓這幫孫子給灌暈了不可,哈哈」!

  都是同齡人,所以飯桌上話題也多,嫂子長嫂子短的也沒少喊,起鬨中交杯酒都跟著喝上了。

  那晚跟著張科也沒少喝酒,不過有他擋著好多了。回來路上跟張科拉著手走了一段路,聽他講述哥們兒們那些事情。喝了酒輕飄飄的,加上在異地,從未有過的放鬆。幾天的在一起生活,就像身體裏一直掩藏著的那點東西突然就冒出來了。感覺著那晚會有故事發生,或者是兩個人心裏都在期待著發生點什幺。也許,還有先前生活強加給彼此的痛楚吧。

  夜裏心照不宣的揣著小秘密躺在各自的被缛中。那天晚上到家時候有點累,加上那幾天睡覺都是穿著白天衣服,所以那晚就穿著短裙,絲襪直接躺下睡了。夜裏張科翻了個身,臉頰剛好貼在自己腳那裏,手也搭在自己腿上。近在咫尺,熱熱呼吸打在腳上。屏主呼吸過了好一會兒,感覺到他用手握著自己的腳,濕濕軟軟的在自己腳上親了下。就像小孩子偷吃果園裏一枚枚熟透的果實一樣,挪動幾步身體然後四下看看有沒有人發現。

  乾涸了大半年的身體那會兒竟然濕熱起來。裝作翻身睡覺,屈起一條腿,用腳抵在他的小腹那裏。都在藉著微醺的酒意,給兩人接下來的事情披上一件外衣。這件外衣就是,你情我願。

  他的手慢慢大膽著摩挲上來,越過膝蓋,穿過裙襬,翻山越嶺般不知疲倦。用腳踩了下嗝腳的蒙古包,掩耳盜鈴般裝作彼此都在熟睡,只是幾下調情,張科就忍不住了。掀開被子就爬過來了。

  黑暗裏沒有過多綿綿情話,只有接吻的聲音。藉著酒勁兒就摟抱在一起。乾涸的不只是彼此的身體,還有生活中憋屈壓抑的心情,需要那團火來釋放燃燒。撕扯中剝光了彼此,只有靈與肉的糾纏摩擦。被他壓在身體下只是幾下,就忍不住喊出聲來。

  事後乖巧的躲在他懷裏,用手調皮的在他胸口撩撥:「你怎幺臨時加戲呢?」「情不自禁,女主讓人受不了。」說著在屁股上被他揉了一把。「吃飽沒?」「沒,還想要。」

  「那你穿上襪子,要到你求饒。」

  黑暗裏窸窸窣窣的就穿了件薄襪,開了手機的燈光,視覺中沒準兒更香豔。他喜歡,那就給他最撩人長情的。

  那夜他的勇猛也沒讓自己求饒,不過最後手機沒電了。燈滅了,天亮了。

  後面幾天不只是臨時加戲,還改了戲。說好的後面幾天一起逛景點,結果最後幾天只要家裏沒人,都會偷著去逛床上的風景。夜裏兩人把能想到的姿勢都探討了一個遍,穿著絲襪,踩著高跟鞋,從床上到沙發上,洗澡間裏,每個角落都留下了兩個人的味道。都說男人有兩個記憶,一個童年的記憶,一個床上跟他盡情酣暢的記憶,想必自己給張科留下了一個。

  七天的時間,也拂去了兩人內心裏生活曾經給與的痛。

  第二天就要一起回去了,夜裏兩個人說什幺都覺得不合適,再纏綿的情話,都抵不過一場酣暢淋漓。或許這場戲只是兩個人的開始。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狂幹學姐        讓女友幫學弟破處男       我在女老師家借住        幹了一個女研究生       淫蕩學生妹妹
寢室春色        同桌的玉手        在教室裏口交        淫蕩姐姐初嘗後庭樂
征服美麗的絲襪媽媽        


f o r 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