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1发布:

爆乳欧美三级欧美一级【皇家惊世情梦】【完】

精彩内容:

時間具我們很遠,爲不可知年代。我乃當今皇上,登基不久,年輕力盛,尚未成婚。

  這天上完早朝,信步在禦花院中遊玩。只見遠處有位典雅安祥、端莊秀麗的佳人在賞花。我走近一看才見是我二嬸賢淑夫人王小鳳,今年叁十歲。

  我便上去答禮道:「嬸嬸有禮了!」

  二嬸忙回禮道:「皇侄有禮了。」

  細一看才發現王小鳳如此美麗,我也發覺我長大了。

  晚上與賢淑夫人同進晚飯,之後二嬸便回房休息了。

  我如何睡得下,我便到她宮中支開丫鬟宮女,跺手跺腳的走到嬸嬸的床前,微聞酣聲,我知她今晚喝了些酒,不易醒來。

  我悄悄鑽到王小鳳的床上,與她並肩而睡,然後輕摸二嬸的乳房。王小鳳的乳房微微凸起,嬌嫩柔軟,乳頭高高挺起,像顆葡萄似的。我下移到她的肚皮,漸漸摸到下邊,把褲帶松了,賢淑夫人哪裏得醒。

  褪下褲來,摸她胯間,感覺有些柔軟細長的茸毛,兩片軟軟的大陰唇。我把陽物弄得直挺挺的一根,從後面往王小鳳屁股裏一插,進去了半截,我忍不住開始亂抽。王小鳳猛醒,驚道:「是誰?是誰那幺大膽!」?

  她急忙推開身子,摸了一把,還挺硬著,一根雞巴濕漉漉的。我忙道:「嬸嬸勿驚,是我!」王小鳳一聽,不敢高叫:「是皇上呀!你怎幺能如此奸你二嬸呀!」我一把抱住她道:「嬸嬸如此美麗動人,我豈能不動心?今晚定要和你做一回夫妻!」接著上下其手,摸她乳房胯間,捏她乳頭。

  王小鳳受冷落已久,現被我的手挑逗出情欲,況且叁十如虎、四十如狼,她羞道:「幸的皇上寵愛,妾愧不敢當。」我道:「嬸嬸,我忍不住要來了!」趴在她身上,重新頂入,陰道裏已有淫水,抽插甚易。王小鳳分開雙腿,極盡奉承,口中嬌聲浪語,無般不叫。

  二嬸道:「皇上你躺下,讓妾身來伺候你吧。」我便仰躺,一根雞巴立得挺直無比,王小鳳醉興勃勃,淫心大動,玉手扶正陰莖,玉臀下沉,直沖花心。口中發出一聲「啊……」的長長的舒服呻吟。二嬸往陰道內外左右的晃動,百般迎湊。不一會便淫水直流,浸泡住了肉棒,越頂越滑。

  王小鳳覺美不可言,大叫道:「皇上哥哥有此本事,妾今生再也不願離開你了!」說完便昏迷如醉了。

  我第一次與大我許多的女人性交便碰上二嬸這個得趣佳人,心中十分興奮,便向上頂得更厲害了。?

  王小鳳不住地吻著我的臉,玉手不斷在我胸前遊走。然後我與她雙雙側臥,她將一條腿壓在我身上,我斜分其股,恣意輕薄,在王小鳳嬸嬸的陰戶中左右搗動,她爽美異常,透明的粘液從陰道口溢出,把大腿間弄得粘糊糊的。

  二嬸道:「求你歇一歇吧!」我見她聲聲討饒,便拔出濕淋淋的陰莖,休息一下。

  我在她兩個乳房上來回撫摩,只覺柔軟無比,簡直愛不釋手。乳頭在我愛撫下早已勃起壯大,我壓在她身上,握住粘糊糊的陰莖對准陰門,一下子頂入,更把王小鳳雙腿分開,緊抽亂送。王小鳳渾身酥麻,四肢軟不能擡,一味任我恣意淫弄罷了。

  我次次頂到她子宮深處,二嬸心中美滿、兩目難開,腰軟頭昏,淫流四溢。  想不到這樣一個久經**戰場的美人,竟被我這個初出道的小子搞得死去活來。

  一高興,那濃濃滾燙的精液一下子射入王小鳳的子宮裏去了。

  我無力地趴在她身上道:「二嬸,我的童子身被你破了!」她「嗤」的一笑道:「皇上,想不到你的第一次便如此厲害,今後不知道會有多少女人栽在你手裏,我真是愛死你了,希望你不要忘記我呀!」我愛戀的看著她道:「不會,永遠不會,我要你天天吃我的精液!」?

  王小鳳臉一下子紅了,羞道:「你好下流喲,我不理你了!」想不到她會說出這樣的話,我又有了性欲,于是我重新壓在她身上,開始了新的雲雨……第二天,初嚐性滋味的我便召見了宮中教音律的女官李文妃。李文妃年約二十五歲,天姿國色。行過禮後,她取過一枝紫竹,輕吐朱唇,吹起《梅花叁弄》來,宮人持牙板相隨,真是引鳳招凰,凝雲度曲。隨後送果送膳,文妃又曲身彈琴,我不知不覺走過去,她也細腰偎近。

  月色正中,宮女知趣,俱不敢進來。我早把李文妃紗衣解開,再宣開肚兜,露出雪白的肌膚,兩團豐滿的玉乳。我一把摟住,手按在肉球上捏揉,分開文妃的玉胯,便舉肉棒頂入。

  李文妃還是處女,玉門緊窄,忙大叫道:「皇上,好痛呀!我下面似要裂開了,饒了我吧!!」我看到如此美人在我身下求饒,心中升起了一股虐待感,不顧她哀痛告饒,在她緊窄的陰道中姿情抽送。她雙腳亂蹬,我雙手猛捏文妃的雙乳,捏得五指深陷入乳房肌肉中,弄得她奶子通紅。

  把李文妃弄得暈了半日方泄,拔出一看,陰莖上沾滿了絲絲血迹。不錯,昨天搞了一個叁十美人,今天又搞了一個如花處女。不過我不太滿意她的表現,也不管她是剛落紅的處女,便強行餵她吃了春藥。?

  不久藥性發作,李文妃興動了,主動跪在我面前道:「皇上,讓妾給你含含吧。」我高興地說:「好!看你表現!」才是處女的文妃便摸住我粘糊糊、帶有血迹的陽物,先用手捏,再用口吮。

  股股熱氣沖向龜頭,嫩舌也刺激著我的龜頭尿孔,我的雞巴又硬了起來。

  文妃趴在我身上,把那陽具扶正,便坐了下去。她只覺一根火熱的鐵棒插入陰中,燙得她「噓」的一聲。遂亂搖亂搗,興不可阻。淫水亂溢,浸濕了她的兩片褐色、長滿黑毛的大陰唇,也弄濕了我的陰毛和小腹。

  我起身按她在床,把她兩腿擡起,對著鮮紅濕潤的陰戶聳去……然後親嘴咂舌,一片響聲,我摸奶頭、捏花心,頂子宮。文妃不顧自己是處女之身,淫心大動,摟著我,雙腿一盤,方便陰戶與我更接近。我小腹撞擊文妃胯間發出「啪!啪!」之聲,她腿間粘液也濺得我到處都是……事後,文妃媚眼微張,偎在我懷裏道:「多謝皇上寵愛,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的。」我摸著她光滑的玉背道:「文妃乖乖,你是我玩的第一個處女,我不會忘記你的,以後有誰敢欺負你,你不要怕,告訴我,我爲你作主。」說著,手移到她的腿間。

  她眉頭微皺,似很痛苦的樣子,我愛憐的說:「你休息一下吧,等你好了我們再玩!」說完,起身穿衣服,文妃想起身伺候我,無奈被我玩得全身酥軟,四肢無力,起不了身。?

  我便到叁嬸賢惠夫人汪永芳的宮中玩耍。叁嬸汪永芳,二十八歲,長得花樣妖娆柳樣親,眼波一顧滿眶秋。青年喪夫,與丈夫的小妹陶虹公主相伴,見我來到,急與小妹出來迎接。

  這公主二十二歲,嬌豔娉婷,閉月羞花多豐韻,眼睛大大,給人一股英氣。

  叁嬸叫人擺上酒席。我居其中,叁嬸在左,公主在右,丫頭夢霞在旁斟酒。

  叁嬸酒量正好一杯,因高興喝了兩杯,道:「皇侄慢用,我醉了。」我又斟了一杯道:「嬸嬸,再請一杯。」賢惠夫人無奈含了一口道:「我實在是喝不下了。」我挑逗道:「如果嬸嬸不喝,我只有將你的這杯殘酒喝了!」叁嬸汪永芳正欲放下,聽我一說,恐殘酒被我吃了,便一飲而盡,臉頓時紅了起來。

  夜已深沉,我便在汪永芳宮中住下來。

  半夜,叁嬸起來看我被子蓋好了沒有,在她眼中我仍是沒長大的孩子。誰知到了我房,才見我赤身仰躺,那陰莖粗壯巨大,向上直挺挺的立著。她看著我那巨大的陰莖,心中一動火便按捺不住,想:「侄嬸通奸,自古有之,他那兒那幺粗大,真是愛死人了!與他偷一偷,料也沒人知曉。」又想:「一旦他醒來,叫我怎幺做人呢?」只因汪永芳是醉的,又想:「他睡熟之人,哪裏知道,我自己上去弄,有何不可?」?

  汪永芳是久曠之人,見了我的陰莖早已心癢癢,又加上喝了不少酒,一時情動,不顧羞恥,褪去衣服,跨在我身上。一對大奶搖搖欲墜,陰阜上一大片長長的陰毛,陰唇肥滿高聳,像似饅頭中間開了一道縫。

  粗大的龜頭被高聳的陰唇吞沒。汪永芳是生育過的,裏面寬大,不似王小鳳與文妃那樣緊。汪永芳正半閉著媚眼,蹲在我身上,肥臀顫動,次次頂到花心,圓乳上下起落好像蹦跳,粘糊糊的透明液體直沖龜頭,順著肉棒流下來。

  她高潮來了,軟癱在我身上,我欲火正旺,哪裏能停?便不再裝睡,翻身壓她在身下。

  汪永芳一愣:「……」她驚道:「皇上你醒啦?你不怪我?」我笑道:「愛你還來不及,怎會怪你?」說完將舌頭伸入她口中,她玉牙輕咬,並且一口一口吞下我的口水,正是:

  口內甜津糖伴蜜,乳房緊貼漆投膠,兩腿上肩如獲藕,高聳陰戶似蜜桃。

  也不管金钗斜鎏,忙扯過鳳枕橫腰。

  笑微微俊眼含情,熱急急百般亂叫。

  數卻千金骨,贏將一身騷。

  我性欲極強,叁嬸陰道又不甚緊,淫水又多,令屄中甚滑,抽頂並不很有快感,好在她陰道甚短,次次頂到花心。這一番狠插,把汪永芳弄得半死。直至五更,還不住手。?

  叁嬸不依的說:「你得饒人處且饒人。」我再猛頂幾下,便射了精。溫存片刻,怕被人發現,叁嬸便回房去了。

  次日,叁嬸因昨晚太累不能早起。我與公主吟詩作對,後又彈琴。夢霞在旁伺候,她性格幽閑,態度清雅,我高興起來換上《陽春怨》,如癡如醉,如怨如慕。那陶虹聽得琴中之意,引動了芳心,恨不得身長兩翅,飛過琴邊,無奈身旁有人。

  我在花園遊走,恰見夢霞。她施禮道:「皇上,有話相商,乞于密處。」我便與她至一密處。

  她將表妹對我的愛慕之情一一道來。我是十分的興奮。她笑曰:「我若將小姐遊說得她來就你,你將如何謝我?」我笑道:「若得如此,我就把我的身子拿來謝你!」夢霞道:「只怕你有後宮佳麗叁千,無處分身。」我見她肌如白雪臉似夭桃,兩目含秋,雙眉如翠,哪裏肯放她:「難得小娘子到這個寂靜處來,望企開恩。」夢霞含羞道:「我是媒人,豈可如此?」

  我道:「豈不聞含花女做媒,自身難保嗎?」一把將她抱住。

  夢霞再叁推阻:「叫起來,看你如何?」

  我笑道:「你叫起來,我就插進去!」

  夢霞自知難免,況見我風流,又是天子,已自動火。我脫下衣服,她的玉體全露,星目乜斜,嬌聲低喚。我輕吻著她,摸她胯間,油黑硬長的陰毛掩蓋著兩片富有彈性的陰唇,在濕潤玉液的浸濕下,油滑堅挺、又熱又濕。?

  我仔細欣賞著夢霞:她身材嬌小玲珑,陰毛叢生。豐滿的乳房上兩顆褐色明顯勃立的圓大奶頭,股間有一些肛毛。

  我的手指在那陰蒂上輕輕扣弄著,使它勃起,火熱的舌頭早已深入夢霞的口中與她濕滑的舌頭交歡。下體鐵棒頂著豐滿的腹下,在那迷人陰戶上摩擦。我又伸出舌頭不停舔吮那褐色挺立的奶頭,用口含著玉乳。夢霞只覺有根火熱的柱型物體頂住自己的私處,即舒服,又難過。

  我把脹得發亮的陽具塞入夢霞的陰戶中,便覺被火燙嫩軟包圍著、緊握著,好不舒服。

  夢霞痛苦的呻吟道:「哎呀,好痛啊……漲死我了!」她只覺下體火辣辣的痛,肉棒似將陰道漲裂一般。她咬緊牙關,皺著眉頭,顯得無限痛楚。

  正是:「雲猶雨膩,蝶舞蜂狂。一個風情蘊籍,一個雨意徜徉,一個攘花采蜜,一個竊玉偷香。」夢霞漸入佳境,下體陣陣酥麻闖入心扉,不自覺的擺動起來。我仍慢慢地頂抽,只見夢霞自動將熱濕的玉戶湊上,抵得緊緊的。蛋清般的透明粘液和著處女腥紅流出來,我也加快抽送。

  我從她的香唇上移開,沿著她那勻稱的臉龐一路吻了下來,慢慢地移動著;當我的吻移到她的胸脯時,便把我的手滑向她的胸部,狂烈地罩住她那高隆的乳房,開始逗惹地前後推移,手指也在她挺硬如花生米的乳頭上揉捏不已;我更是吐出了舌頭,細細地舔著她另一邊的乳頭。由于兩邊的乳頭皆受到敏感地愛撫,夢霞已興奮到了極點,不斷地發出了「哼哼唉唉」的浪叫聲。?

  我和夢霞精赤條條地糾纏在一起,我的肉棒在夢霞緊緊的肉洞裏上上下下,拼命地抽插著,我的臀部也隨著抽插的動作而一上一下地蠕動著,雙手五指緊緊罩住她的乳房,口中不斷喘著氣。而夢霞的嬌軀也隨著上下蠕動,兩手緊緊抱住我,仰著頭,緊閉著雙眼,如癡如醉地呻吟著。

  她的乳房很有彈性,比汪永芳強多了,畢竟是少女。陰道壁的肉皺比汪永芳的要多得多,抽送更有快感。

  她媚眼如絲,粉臉泛紅,這一嬌態,使我更加勃大,把她玉腿拉向自己的腰間,讓龜頭在洞中轉動。每當龜頭觸及陰蒂時,夢霞便渾身一抖,逗得她全身發癢,淫水直流,她迫不及待的將屁股向上迎送……我見狀猛地伸直上身,將雞巴深深用力一戳,直通子宮。那鮮嫩窄小的陰道被塞得滿滿的,抽送之間,淫水沿著陽具流了出來。

  夢霞如騰雲駕霧一般,骨裏的舒暢、無窮的騷癢,使她不住的把屁股扭動,粗大的陽具一進一出,風起雲飄,只聽見口裏哼哼不停,洞中吱吱不歇。

  快感襲來,又令她雙眼翻白,上下牙根緊咬在下唇上,臉上嫩肉在戰抖著。

  大叫道:「不好了,我要死了!」說完夢霞便噴出淫水。

  此時我的龜頭暴漲,深插在夢霞的屄中,堅挺如鐵,緊抵在子宮上,子宮不斷的收縮,龜頭也隨之跳動,它們配合得天衣無縫。我一時收受不住,頓時一泄如注。?

  過了一會,夢霞掠了掠淩亂的頭發,然後含羞的說:「皇上,今後我就是你的人了,今後你……」我笑曰:「我會比以前更加愛你,直至永遠!」撒了一會嬌,各自穿衣,夢霞一拐一拐的回去了。

  且說陶虹想起今晚便可以和我私會,不由得心搖神蕩,春上眉梢。她暗想:「說皇上無情,那一種溫柔言語,卻教人想煞。前日纏綿之際,我恍惚觸著那東西,也嚇了一跳。」一陣胡思亂想中,突然見夢霞一拐一拐地回來,忙問緣由。夢霞一一道來,公主羞道:「誰似你這般登門覓漢,慣品雄偉之玉箫?」夢霞還道:「你尚未見他,便知雄偉玉箫好品耶?今晚見之如何?」虹妹不語。  我苦苦等到晚上,見表妹飄然而至,大喜。上前抱住,便把舌頭伸入她的口中,她也生疏的用舌頭回應我。

  我見她臉上紅將起來,我便要求歡會:「乖乖,來,趁今日無人,我倆效那于飛,不可推卻!」陶虹不肯道:「恐有人來,不可如此。」我強把她攔腰抱在床上,她欲反抗,被我用強扯下小衣。

  「眼朦胧而纖手牢勾,腰閃爍而靈犀緊湊。覺芳興之甚濃,識春風之正灼。弱體難禁,將取番開桃浪。」?

  我愛撫著虹妹的處女乳房,那乳房堅實有核,粉紅色的乳頭已經硬硬勃起。

  我用舌頭舔她乳頭,乳頭被我舔得濕濕的,看上去顔色更濃了。

  我和陶虹嘴對嘴,用舌頭把口水送入她口中,陶虹默默的承受著我的輕薄。

  我伸手摸她腹下,只覺毛茸茸的一片,不覺大驚:「虹妹如此美麗,怎幺下體如此多毛?」便彎下身來仔細查看。

  油亮硬長的鬈毛,包著胯間,被高聳的大陰唇一分爲二。分開陰唇,看見厚厚的小陰唇和紅潤濕漉陰道小孔,紅通通的,不愧是少女的家夥!陰毛延伸至肛門,肛門周圍長著一些茸茸的肛毛。

  我不能自己了,下身對著陰孔,猛地全頂進去,頓被燙熱緊握。虹妹猛地抱住我,不由自主的叫了一聲「啊」,頗有些蕩氣回腸的感覺。

  陶虹只覺自己陰中又燙又漲,抽動一次便全身戰抖一次,好不痛快。而我對著如此美貌如花的處女,淫興大動,不時舔她玉頸,雙手按在雙乳上來回搓捏,下面一根鐵棒急急抽送,龜頭刮著窄小的玉戶……陶虹屄中並無多少淫水,使我有點痛,但也增加了快感,抽送了不一會,便一股濃精射入她的體內……(第四集)?

  兩人休息了一會,我受不住陶虹裸體的誘惑,再次求歡,陶虹卻說:「但得情長,不再取色!」我道:「不是貪淫,但若無歡好,不足以表達我對你的情誼呀!」陽台重赴,愈覺情濃,無限歡趣。正是:

  兩兩夫婦,共入銷金之帳;得趣佳人,久曠花間樂事。

  多情浪子,重溫被底春情。

  鲈魚得水,活潑潑如蓮根;

  孤雁停飛,把獨木橋盡情獨占,嬌滴滴幾轉秋波,美甘甘一團津唾。

  這次陶虹得到了一些快感。待她入睡了以後,我便去洗掉陽具上的血迹。到了浴室,見夢霞剛剛浴過,如出水芙蓉,便推她在椅上,從褲裆裏掏出濕漉漉的陽物,夢霞也不推辭,一把抓住那話兒,手指撫摸著帶血的紅龜頭,然後用力握住陽具中部。

  我吻夢霞玉頸,她便將頭後仰,微微喘息。她自己分開雙股,我就去摸那陰毛叢生的玉戶,再將食指插入那濕潤的小孔中。夢霞無比舒服,輕輕呻吟,開始扭動腰部,手也不斷撫弄陽物。

  我又用手指撥弄那兩片鮮紅濕潤的小陰唇,熱乎乎的粘液從孔中流出。夢霞道:「不要玩了,快肏我吧!屄中好癢哩!」我大喜,又用手戳戳夢霞的褐色肛門,之後便挺起陽具插入,感覺被熱乎乎的柔軟非常的器官包住,使我不能不動起來。抽送十分有趣,陰中十分潤滑。?

  夢霞騷興發了,也不管椅子「吱吱」作響,把我抱緊了,在下湊將起來。我十分動火,努力淫媾,陰中龜頭更加漲大,睾丸次次撞擊到夢霞的會陰及肛門,刺激的她淫水直流,粘濕了睾丸及她的屁股。

  我雙手又捧起她雪白柔軟的玉臀,使她陰戶更與我緊湊。抽送不多時,由于夢霞的陰戶實在太緊,便丟了。

  我抱著夢霞坐在膝上,輕撫她柔軟的乳房,又扭擰她奶頭。她的奶頭本來光滑,被我一捏,起了許多褶皺,勃起于乳峰上了。

  當晚休息不表……

  第二日,回到宮中處理朝廷大事,無意中得知戰死沙場的周將軍之妻十分美貌,便去她家。名義上是探望,實際上嘛……呵呵呵!

  見我來到,周府上下一片喜悅。酒席間見那寡婦陳紅果然動人,秋水盈盈雙眼,春山淡淡雙娥。春似櫻桃紅綻,烏絲巧挽雲螺,不過二十四歲,看得我胯間熱氣騰騰……她的表妹李月華也十分標致,酒席間眼角傳情,見陳紅十分有意。酒過叁巡後,許思敏不勝酒力先行告退,陳紅識趣的散去丫鬟,這時酒席間只有我們兩人了。看那陳夫人,見她微微笑眼,臉帶微紅,欲火再也控制不住了,我陽物頂著褲裆走了過去。

  坐下來捧過陳紅的俏臉來,陳紅抱著我,吐出嫩舌親了一下,我忙吸啜她的舌尖,狠命吮了一吮道:「不想你這般有趣,今夜定要與你歡好一會,你的丈夫可真薄命呀!」?

  陳紅嬌羞道:「妾是你的,你想如何就如何!」我摟住她推在凳上,掀起裙子,把貼身內褲扯下一半,露出毛茸茸的高聳玉戶,用手一摸,好家夥!胯間全是雜亂無章的長毛,連肛門也掩蓋了。小腹下便是密密麻麻的鬈毛,呈倒叁角形。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多毛的美麗夫人,喜道:「好一個成熟的女人!」便掏出早已硬得發痛的陽具向那毛茸茸的裂縫頂去……正是:「色膽包天,不顧隔牆有耳。玉心似火,那管隙戶人窺。初似渴龍噴井,後如餓虎擒羊。啧啧有聲,鐵漢聽時心也亂,噓噓微聲,泥神看處也銷魂。緊緊相偎難罷手,輕輕耳旁俏聲高。」陳紅自成親以來,不知此事這般有趣。我見她識趣,放出力氣,兩個時辰方才住手。陳宏喜道:「我不想此事如此有趣,今朝方嚐得這般滋味,但願常聚才好。」我倆到了她的臥室,摟坐在一堆調得火熱。只見:「雨拔雲撩,重新藍橋之會。月約星期,幸逢巫楚之緣。一個年少壯漢,初遇佳人,好似投膠在漆;一個青春蕩婦,喜逢情種,渾入伴蜜于糖。也不嘗欺香翠幌;也不管掙斷羅裳。」剛才沒有脫下她的衣服,這時我才有機會脫下她的小衣。她胸前兩個碩大的奶子,豐滿圓潤的肥臀,尤其是那雙修長粗圓的大腿使我心跳!那雪白、柔軟、香噴噴的胸脯上鑲著的那兩個圓鼓鼓的大奶子,實在是太可愛了!我的雙手按在陳紅的奶子上,都無法掩蓋大奶的全部。那胸前的奶溝,在我雙手的捏揉下,一會兒深,一會兒淺。?

  我的手指深陷于她的雙奶上,軟綿綿的乳房從我指間綻出肌肉。

  兩顆葡萄那幺大的黑色奶頭早已高聳勃起,乳暈上起了許多褶皺,奶頭上也有了皺褶。

  她伸手握住了我的陽物,引導進了玉戶。陳紅胯間的陰毛磨擦著我的小腹、大腿內側和睾丸。

  正是:「雨將雲兵起戰場,花營錦陣步旗槍。手忙腳亂高低敵,舌劍唇槍吞吐忙。」陳紅叫道:「好一根雄偉的雞巴,妾快樂死了!」我一邊抽送,一邊捏她雙奶,一雙豪乳被捏得通紅,巍顛顛的晃著。我咬住那顆葡萄似的大奶頭,輕輕用舌頭頂在牙齒上打轉。我下面猛沖,陳紅的淫水被我帶出,浸濕了兩邊的陰毛。我又張開嘴含住半個奶峰,用力一吸,陳紅頓一痙攣,渾身輕抖。

  陳紅覺妙不可言,遂挺起肥臀向上亂聳,差點把我陽物折斷,我忙捧起她肥臀,直抵花心。

  她猛吞口水,長發淩亂,大叫道:「親親,我今生愛死你了。」收手死命將我往她胸前按,我索性含住柔軟的大奶,直至咽喉,一團軟肉全在嘴中,那種興奮不能言表,我恨不能將她豪乳盡吞肚中。她一聲大叫,淫水直沖龜頭,我也用力猛插。

  「叽……叽……」淫水溢出,流滿陰戶,流向肥臀,流過床單……?

  熱熱的淫水浸泡著陽具,我不由得精關一失,一股熱精直射陳紅久曠的陰道深處……  兩人歡樂之極,我溫存道:「你那表妹十分美麗,我必和她弄上一弄,才遂我意。」陳紅摸著我的陽具道:「皇上能臨幸她,是她福份。不如今晚趁她醉了,弄她一弄吧!」我笑道:「你真是個善解人意的婦人,我定不會薄待你!」陳紅聽了連忙謝恩,我又和陳紅溫存一番不表。

????
【完】


????? ?16643字節

爆乳欧美三级欧美一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