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亚洲AV无码专区一区二区恶魔的道具(二)

精彩内容:

聽到老師的求救,同學們先是呆了一下,前頭的人立刻就沖上前抓住老師的身體,不過一點用處也沒有,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老師的臀部完全陷入林琦涵擴張至超越人類極限的陰道

「歡迎光臨my縫,啊!不是我的。」我大笑。
哭喊。

「啊啊,真拿你沒辦法呢,我就幫個忙吧,這樣下去,你不是大腿斷,就是脊椎斷。」說完,我一只手抓住老師的肩膀。

突然,數學老師的腰和腿像是橡膠玩具似地彎成了不可思議的角度,被吸入的速度也因此加快不少。

「這樣就不用擔心骨折的問題了,不用謝了。」我擺出一副「我人真好」的表情。

「妳……」老師似乎想指責我什幺,不過一時間卻什幺也沒想到。

「好啦,該決定下一位是誰了。」我丟下除了胸部以上還在外頭的數學老師,轉過頭問。

看得出來經過剛才的狀況,已經沒人敢出來和林琦涵做愛了,但在道具的效果下也沒有人能夠退出,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沈默了一陣,站在最前面的人發著抖說:「接著換我了……」

「不錯不錯,真是勇敢!」丟了一句不帶敬意的稱讚,我將目光移回因改造而從擴張獲得無法想像快感的林琦涵。

將數學老師完全吞入的肚子高高隆起,隨著老師的動作變成各種不規則的形狀,呈現出詭異的美感,不過完成壯舉的兩人都是無法發表感言的狀態。

忽然,林琦涵出現了異變,肚皮變形的幅度大增,方式也和剛才大不相同,逐漸將老師給推了出來。

幾次巨大的收縮後,數學老師的頭部已經被推出部份,但是出現在大家眼前的卻不是老師微禿的頭頂,而是一頭烏黑的秀髮。

隨著老師慢慢被擠出林琦涵體外,同學們的表情也轉爲驚訝,從林琦涵身體出來的人有著及肩的柔順黑髮,大約二十五歲上下的姣好面容還未從驚恐中恢複,在性感的鎖骨下方是兩座高聳的雪白山峰,峰頂還各自帶著一點櫻色,越過雙峰後,身形大幅收縮後,又隨即擴張,形成凹凸有秩的身材,再往下,一雙纖細卻不失圓潤的美腿亦同樣令人驚豔。

但這樣完美的女體上,卻不只有象徵女性身份的溪谷,一根肉棒軟軟地趴在溪谷上方。

「朱老師,妳覺得怎樣啊?」我蹲下,將手指插入她新生的蜜穴裏問。

「呀啊!怎幺回事~~~我變、變成女的了?」她嬌喘著問。

「不對,是扶他,而且還是淫蕩的扶他。」話還沒說完,我伸進她體內的手指突然變成了觸手。

「啊~~~扶他是什幺意~~~喔~~~喔~~~不、不要~~~啊~~~別這樣玩~~~喔~~~啊~~~」

「妳很快就會知道了。」說完,我擡起頭催促:「你們快點啊,不是要幫林琦涵?」

我的話又加強的道具的效果,第二個人帶著複雜的表情把肉棒捅進林琦涵體內。

「啊~~~啊~~~好爽~~~喔~~~幹死妳~~~啊~~~喔~~~這太棒了~~~啊~~~啊~~~喔~~~」「沒、沒想到~~~被插竟然~~~喔~~~喔~~~好舒服~~~啊~~~小、小穴裏面~~~喔~~~喔~~~」「呀~~~兩邊一起~~~啊~~~啊~~~搞不清楚了~~~啊~~~男的和女的感、感覺~~~都混在~~~喔~~~啊~~~啊~~~」……

一個多小時後,班上的男性都已經被變成同時擁有男、女兩性性器官的女子,而且因爲身體的敏感度被大幅提昇,再加上我的推波助燃,全員都進入發情的狀態。

這種情況下,原先只是在一旁觀看的女同學自然也不可能再置身事外,有的被性轉換後的男同學拖下水,有的則是被我放出的觸手強行插入,一下子就全部被強迫加入戰局。

更誇張的是,不只班上同學被拉進這場混戰,就連一只不小心路過流浪狗都被我們抓了進來,經過林琦涵子宮的改造,變成了有著兩排乳房的美少女,提供大家不少特殊的玩法。

就像這樣,一夥人不停地進行淫亂的性愛活動,直到體力方面沒有特別加強過的同學們一一累癱在滿是淫液的地板上,我才把林琦涵的身體又改造回原本的樣子。

看著滿地癱軟的同學,我歎了口氣,又玩過頭了呢。

接下來,我趁著大家的意識都還沒恢複,一個一個用「變形的蠕蟲」將其變回原先的身體,期間當然不是沒有其他班級的人進來,不過在「勤勞的員工」的作用下,他們也只會在林琦涵體內射入精液,並判定地上這些人和他做了一樣義舉。

終于將所有人變回原狀時,已經快中午了,稍微在腦中排演了一下計畫,我決定先不管這些人的記憶,只帶了取下牌子的林琦涵回到我住的地方。

回到房間,我讓原房東小姐用舌頭稍微招待一下林琦涵,自己則是買下了「記憶的鑰匙」。

從小惡魔手中拿了道具後,我立刻用「記憶的鑰匙」指著林琦涵額頭,輕輕一轉,我眼前就産生七彩的漩渦將我吞噬進去。

再次睜開眼睛,我已經飄浮在一個奇異的黑色空間裏,下方不遠處有一條銀白色、像是河川一般的細長物體,當然,所謂的細長是指形狀,這玩意的寬度大概和我雙手張開差不多。

注視著這東西的表面,我所見的景象逐漸轉變學校熱鬧的操場,這是幾個月前運動會的時候,看來還要往後找。

順著流動的方向,記憶也逐漸接近現在,終于,在快要到達末端時,我看到了全身赤裸的黃梓芸正用下賤的姿態懇求另一個貌美少女。

找到目標後,我採用了最強硬的修改方式,直接弄斷了眼前代表記憶長河的物體,消除了今天整天的記憶。

再次轉動鑰匙,相似的漩渦將我帶出了林琦涵的記憶世界,而或許是因爲記憶被幹擾的緣故,林琦涵整個人倒在我的床上,一動也不動。

見狀,我又將林琦涵帶到學校保健室丟著,也順道嘗試用「上帝的骰子」去除其他人這幾天來的記憶。

投出後,有著六分之一機會的骰子在地面轉了幾圈,出乎意料地,停在能夠實現願望的一面,還真沒想到第二天就成功了呢。

隔天,既然那些麻煩的事情都被忘了的話,我就久違地用原來的樣子去上個課好了。

悠閑地度過了早上的四堂課,雖然真要說的話班上的氣氛其實蠻奇妙的,看來光是消除記憶,潛意識還是會殘留下些東西。

而處在事件中心的林琦涵和黃梓芸則是都沒來上課,林琦涵原因不清楚,大概也是潛意識作祟,黃梓芸則十之八九是又跑到美術教室去了吧,繞過去一下好了,反正午休也沒事。

正要走下樓梯時,我聽到遠方傳來一陣騷動,望過去似乎是有個女的從校門進來了。

能引起這樣的騷動應該很正吧,要不要過去看呢?對了,剛好有個我能連接感覺的人在那附近搬團膳。

連上那人的感覺,我藉他的目光看了過去,喔喔!的確是個大正妹呢,要說美貌的程度是和林琦涵差不多,不過卻是另一種感覺較爲冷淡的類型。

那個女孩子才走進學校沒幾步就停下了腳步,神情嚴肅地仔細觀察四周,像是在早些什幺似的,就在這個時候,視野中出現一個熟悉的臉孔,亞瑩走了過去,像是在詢問那女的需不需要幫助,嘛,以她的個性的確有可能做這種事。

真是難得溫馨的畫面啊,就當我這樣想的時侯,那個女孩突然大幅度轉頭,而她看的方向……正直直地指向我的所在地。

我的腦中忽然閃過「獵手」一詞,而就像是要證實我的直覺,那女孩的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把西洋式的長劍,並以驚人的速度朝我的方向沖了過來。

該死!解除了感覺的聯繫,我立刻往教室內沖,從窗戶跳下去應該能爭取一點時間才是……

「去死!」我還沒做出任何動作,就看到獵手輕鬆地跳上走廊圍牆,一劍朝我劈下。

慌亂之間,我勉強將自己的手臂硬化,奮力一擋。

一交鋒,雖然擊偏了她的攻擊,但我的右前臂也乾淨俐落地斷成兩截,利用這空隙,我側身躍進了教室裏,同時拿出「不公正的法官」狂敲。

「你們犯下了『見死不救』這條罪狀,判決你們必須爲了保護其生命安全而不顧自己的生命。」低沈的聲音接連響起。

此時獵手穩住身形,如閃電一般沖了過來,讓臨時組成的部隊連反應都來不及反應。

不過就在劍尖即將刺在我身上的時候,獵手的速度突然大減,剛才斷掉的前臂抓住了獵手的腳踝,斷面緊緊地黏在地板上。

這一阻擾,被道具影響的同學一擁而上,將獵手團團包圍,而我則是抓緊這機會從窗戶跳下,朝校園外逃去。

獵手終究是天使這一邊的人馬,應該是不能殺傷一般人才對,當然,我不會天真到認爲這樣就能擋住獵手,但拖個幾十秒還是可以的吧。

小惡魔說過這些道具對獵手沒有直接的效用,不過從剛才的接觸來看應該還有間接的功效,所以說……

「碰!」身後傳來一聲巨響,我的教室開了一個大洞,一個人影從洞裏彈出,瞬間落在我背後不遠處。

「這犯規了吧……」我一邊拿出「上帝的骰子」,一邊緊張地說:「讓我獲得足以打倒獵手的力量。」

骰子馬上發生變化,原有的叁面實現全部消失,看到這樣,我隨即改成:「讓我獲得足以打倒獵手的力量,十分鍾就好。」

一面!要投嗎?

在我猶豫的瞬間,獵手的長劍劃過我的左側,這一擊的威力比第一擊還強上數倍,光是揮擊的暴風就將吹離地面,重重摔在一旁。

不行!沒骰到的話,我鐵定會死在這裏,得先逃掉才行。

「讓我回到我房間去!」我大叫。

投出,同時獵手高舉利劍即將揮出致命的一擊。

連有幾面實現都不知道的骰子在空中翻轉著,閉上眼,揮動長劍的風聲響起。

「咚。」細微卻意外清晰的聲響擊潰了鋪天蓋地而來的風聲,周遭瞬間歸于甯靜。

「主人?」原房東小姐的聲音讓我確定自己回到房間。

「到房間外面去,如果有拿劍的女孩子過來的話,馬上叫我。」我下令。

做了基本的預警後,我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上帝的骰子(加強版)」,並買了下來。

「妳上次說的獵手有什幺弱點?」我抓著從電腦中出來的小惡魔問。

「獵手?等等,你該不會……」

「主人!」小惡魔話都還沒說完,原房東小姐的叫聲就傳了進來。

「碰!」熟悉的巨響就將我的房門炸得粉碎,一個漂亮又不失莊嚴的身影出現我眼前。

「呵,來調查看看果然是對的,還多逮到一個偷偷幫助人類的小惡魔。」獵手輕笑。

「幫我擋住獵手!」對小惡魔下令後,我馬上對新的「上帝的骰子」說:「讓我在十分鍾內,擁有可以打倒獵手的力量。」

不行,還是失敗,我馬上撿起骰子,說出一樣的願望,能在短時間重複使用就是加強版和原先的差別。

小惡魔將雙手都化作利刃沖上前去,利用她嬌小的身形及敏捷的動作試著拖住獵手,但獵手卻完全不把她當一回事,光用風壓就將小惡魔吹飛,閃到我面前,一劍將我僅存的左手斬斷。

「死吧!」獵手的利劍直指我的咽喉。

但就在劍刃即將劃開我的脖子時,濃厚的黑氣從我左側纏了上來,彈開獵手的攻擊,將我一層層地包覆。

「呀啊啊啊!」我淒厲地尖叫,無法形容的強烈痛楚從全身上下傳來。

劇烈的疼痛像是毒液一般地侵蝕著我的精神,令我發狂似地掙紮,但所有感官依然在漫天黑氣下逐漸失去功能,我也終于暈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可能已經過了數天,也可能才幾分鍾,我坐起身子,映入我眼簾的是宛如颱風肆虐過的房間,不,這已經不算是房間了吧,天花板和兩面牆壁不翼而飛的房間真的還能叫做房間嗎?

環顧四周,我在家具的殘堆中發現了獵手,她雙目緊閉,嘴巴周圍滿是鮮血,不知是死了,還只是暈了過去。

用莫名複原的雙手撥開壓在她身上的殘骸,我注意到她的服裝碎裂,幾乎完全沒剩下任何遮蔽功用,露出原先應該白皙細緻,現在卻布滿傷痕的肌膚,這些傷口甚至還纏繞著陣陣黑氣。

看來不管是死是活,應該都沒問題了,鬆了一口氣後,我癱坐在地上,努力回想剛才的狀況。

我是用恢複的手擊倒她的?用黑氣擊倒她的?似乎有點模模糊糊的印象,但感覺又像是捏造的記憶。

還有,我不是已經用「上帝的骰子」消除那些事件的記憶了嗎?怎幺還會被獵手發現……不行,或許是剛才黑氣的後遺症,我的腦中還是一片混沌,無法進行思考。

「你……」一個熟悉的女聲。
「救我!我知道妳一定有辦法!」老師忍著痛

亚洲AV无码专区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