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0发布:

青岛成人用品店的一家三口

精彩内容:

衆位看官,希望你們不要將此文章作爲小說來看待,這是本人的親身經曆,直到現在我也不知道自己那天所做的一切是對還是錯,這些天來一直壓抑在胸口,這種壓抑迫使我不得不提起筆來詳述一番,一來傾訴一下以解我心頭之快,二來寫成文章讓大家讀一讀以解大家的悶。  

  本人剛大學畢業不久,由于現在的大學生到處都是,所以找份好工作著實不易,當然除非你爸是李剛。本人除了床上有點功夫外,基本沒有什幺特長,所以只能去一家公司做業務員跑業務。那家公司主要做保健品生意,我主要負責去城裏的各大藥店,成人用品店聯系業務送送貨一類的,工作也蠻輕松。一天下午,老板讓我去一家新開業不久的成人用品店送貨,我應了一聲,便把裝貨的箱子扔在摩托車後備箱裏,啓動機車向青島四方區奔去。老板怕我找不到,便在地圖上把店裏的位置給標識了出來。畢竟咱是青島本地人,不一會就找到了這家店鋪。  

  這家店鋪在一個小巷子裏,橘黃色的招牌挂在門口,這巷子人流量也不多,我著實替老板擔心,這裏能賺錢嘛。我輕輕推門而入,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玻璃櫃台,裏面整齊的放著各種品牌的避孕套和催情藥之類的,櫃台後面一排貨架,上面整齊擺放著各種跳蛋拉,電動陽具拉之類的。貨架左邊有一扇門,看來後面還通著另一個房間。看到外面沒人,我就喊了一聲:“有人嗎?”話音剛落,一個女人的聲音就從裏屋傳來,“來了,來了”接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由遠而來,門開了,一個中年婦女走了出來。剛一露面我的心裏就咯噔一下,那女的貌似40歲左右,皮膚細膩白淨,身體微微發胖,胸前一對奶子隨著她的呼吸一起一伏,好大啊!她穿著一件家居汗衫,奶頭隱隱約約的凸露出來,她竟然沒穿胸罩!她見我半天沒動靜,也許知道了我內心在想什幺,忙咳嗽兩聲問:“小店剛開業,有什幺需要的呀?”我忙回過神來說:“哦,那個,我是保健品公司的,你在我們那訂的貨我給你送來了。”她聽完笑著說:“哦,還挺快嘛,謝謝了!”說著,還故意晃動了一下肩膀,那對大奶子緊跟著像一對不安的小白兔開始跳躍起來,“那個,我,我先幫你拿進來!”當時我那個緊張啊,她忙說“我幫你!”便跟我走出來,我打開摩托車後備箱,取出箱子,她忙伸出雙手和我擡著,也許有點沉或許是她故意的,她輕輕彎下腰,我頓時被眼前的景色驚呆了,我從她衣服領子裏見到了那對美麗得難以用語言形容的雙乳,那形狀像兩個碩大的桃子,乳頭不大不小,這兩團白花花的肉球隨著我們腳步的移動在她汗衫裏不安的晃動著。看的我下身支起了小帳篷,該死,由于是夏天,估計一會放下貨來肯定會被她看出來。爲了緩和我的沖動,我便問她:“大姐,你不是青島人吧?”她擡起頭對我說:“是啊,老家黑龍江的,來青島打工。”“哦”我點點頭。我和她把箱子擡進倉庫,放下箱子,我忙低頭看了下自己的褲子,還好,已經消下去了,我長籲一口氣,好險!她說:“這幺大熱天,我給你倒杯水去。”我忙說:“謝謝!”說完,她便轉身進去了,不一會她端了一杯水出來,我也覺得口渴了,便不客氣的接過喝了起來。我邊喝邊跟她說:“大姐,我說實話啊,你這店開的位置不太好啊!”她笑著說:“怎幺不好了?”我說:“這條街人不是很多啊,半天都不見個人走動,能有客人嘛!”她笑著說:“呵呵,大兄弟,我看你也是實誠人,我告訴你,我不靠開這店賺錢。”我套近乎的說:“哦,你不缺錢啊,你老公幹什幺啊?那幺賺錢!”聽到我說她老公,她有點怒氣的說:“他?他能賺什幺錢!在東北整天吃喝玩樂,什幺活也不幹,有時都吃不飽飯,我實在在那過不下了就帶著兩個女兒偷著跑出來了。”我好奇道:“你老公不賺錢,那你還靠什幺賺錢啊?大姐,要是有好買賣,帶著我幹呗,我給你打工!”她擺擺手:“什幺好買賣啊!現在的社會黑著呢!沒錢沒權你能幹什幺好買賣!你說我們女的還能幹什幺!”我頓時明白了:原來也是生活所迫啊!她見我明白了,便笑著對我說:“以後多來支持下生意啊!你賣貨給我便宜點,我也給你便宜點!”“當然當然!”我忙說。說完她便走到我身邊來坐下,問我:“大兄弟你哪裏人啊?”我說:“青島本地人啊。”她羨慕的說:“真好啊,你們在家有套房子就能賣好幾百萬。哎,你怎幺幹這活啊?”我苦笑著說:“雖然爸媽有點錢,但我不喜歡吃父母的,趁著年輕多出來闖闖!”她笑著說:“好樣的,我女兒以後能找像你這樣的老公就好了!”我笑道:“肯定能找到比我好的!”  

  由于她坐在馬紮上,我坐在板凳上,這個高度差相信身爲狼友的朋友們也知道我會看見什幺,我下身再也不聽我控制了,小帳篷正在慢慢升起。她注意到我的變化,好看的笑了笑說:“我還沒開張呢,你不介意就做我第一個客人吧!”說著便用手隔著我的褲子撫摸我的鷄巴,我笑著說:“好啊,多少錢啊?”她笑著說:“今天不收你錢,你幫我這幺多忙,算犒勞你的!”我說:“那不行!我支持支持你!”說完我掏出錢包,拿出叁張一百的。她看我這樣,也不好再推辭,就接下了。突然她像想起什幺似的,神秘的趴在我的耳邊跟我小聲說:“我的兩個女兒也打算做這個的,一會我讓她們也出來,拿你做客人我好教教她們,怎樣?”我眼前一亮,忙說:“好啊,好啊!”說完,她便起身讓我把摩托車推進店裏來,她把捲簾門拉下來。跟我說:“走,大兄弟,咱去裏屋!” 我跟著她來到裏屋,裏屋還算比較大,大概30個平米,簡單的擺著一張大床,一張桌子,一個衣櫥,整體看來利落乾淨的很,房間的左邊有一扇半透明的門,估計是衛生間。房間右邊也有一扇門,估計是另一間臥室。她徑直走進右邊那扇門,用東北話喊:“小鳳,小蘭!起來,整天就知道睡覺!” 喊完,就聽見兩個女孩的聲音:“幹什幺啊,媽!?”一陣細瑣的細語後,她從裏屋領出兩個女孩來。那兩個女孩見到我也不怎幺害羞,直接一屁股坐在外面的床上,細細的端詳著我。“這個是姐姐,小鳳,今年19了。”這小鳳絕對遺傳了她母親的優良品質,雖然只有19歲,但是那對大奶子已經和她母親差不多了,小鳳穿著一身黑色紗織吊帶睡衣,露出潔白粉嫩的臂膀。眼睛亮亮的,長長的頭髮自然的挽成一個發髻,有點成年女性的味道。“這個是妹妹,小蘭,今年18歲。”我又看了看小鳳旁邊的小蘭,只見她只穿了一件背心,小胸部不大,也許沒發育完全,一件短褲,露出修長的雙腿,臉蛋白淨,鼻子翹翹的,很是可愛。我沖她們點點頭,然後問大姐:“說了半天也不知道你們姓什幺?該怎幺稱呼?”大姐笑著說:“咱也沒什幺輩分,以後叫我李姐就行了,這兩個直接呼小名就行。”說完,沖小鳳,小蘭說:“快,叫你大哥!”那倆女孩隨口叫了聲:“大哥!”我想,既然人家連女兒都給我玩了,咱也大方點,于是我掏出錢包,掏出4張一百的,一人給了她們兩張,她倆接過錢,有點高興了。說“媽,大哥人真好!”聽到她們姐們這幺說,我的心不僅酸了起來,哎!可憐的人哪,爲了生活不得不出賣自己的身體。  

  李大姐看我那幺大方,也是不含糊,說:“咱娘仨今天就讓大兄弟好好爽爽!走陪你大哥洗澡去。”,說著大姐就上來脫我的衣服,小鳳,小蘭也走過來幫忙。“我來脫上衣,你倆脫下面,別弄疼人家!”李大姐囑咐的她兩個女兒。一會,我就被她們叁個扒個精光,然後她們開始在我面前脫衣服。大姐雙手交叉,把自己的汗衫往上一撸,那對大奶子立刻像兩只解脫牢籠的兔子跳了出來,然後又把手下移脫褲子,脫完後我發現她裏面竟然沒穿內褲!我打趣她說:“李姐!你真美啊!一點也看不出有兩個孩子來!”李姐用手托著自己的兩個大奶子,跟我說:“是嗎?上我的男人都說一樣的話!”“呵呵”李姐下面體毛茂盛,黑乎乎的毛發將她的小穴遮擋起來,我彎下腰來,用手撥開她的體毛,只見一對大陰唇黏在一起,我用手分開那對大陰唇,讓那桃花洞露出來。李姐隨著我的動作,輕輕的哼了幾聲:“大兄弟,洗洗你再摸,現在髒!”我于是停了下來,看著小鳳開始脫衣服,她把兩根睡衣吊帶往胳膊兩邊一拉,黑紗睡衣便從她身上滑落下來,只見小鳳穿著一身紫色蕾絲花邊內衣,巨大的胸部感覺要把胸罩撐碎一般,然後小鳳把雙手放到背後解胸罩扣子,不知她是故意的還是真解不開,她笑著沖我喊:“大哥,過來幫幫我!”我笑著對李姐說:“看看,你女兒比你還會勾引男人咧!”李姐只管笑,我走上前去,幫她解開胸罩,哇,那對大奶子在胸罩解開的一瞬間彈了出來,真是富有彈性啊,我忍不住拿手一把抓住揉搓了兩下。小鳳嬌喘了兩聲:“哥,別急嘛,待我好好洗洗你再摸嘛!”我鬆開手,蹲下來脫她的內褲,“媽!看大哥急的,呵呵!”我那有空管李姐啊,一把把小鳳的內褲扯下來,開始細細觀看她的陰部,小鳳下面毛毛不多,薄薄的粉嫩的兩片陰唇因爲流出的淫水已經黏在一起了。小蘭這時走了過來,不知道什幺時候她已經脫完了衣服,赤裸的站在我面前說:“哥,你別光看她的,她已經被男人操過了,你看我的,我的沒被男人操。”“哦”我答應著,小蘭的下面幾乎就沒毛,陰唇小小的,整個小穴都是粉紅的顔色,真嫩啊!我拍了拍她倆的屁股,“走!洗澡去!”我和她們母女走進浴室,母親跟小鳳小蘭說:“你們先看我怎幺做。”說完便拿過蓮蓬頭,把自己身子淋濕了,拿起沐浴露把自己的奶子,陰部使勁搓乾淨,然後就拿起蓮蓬頭幫我洗,幫我打上沐浴露全身搓了一遍,然後就開始重點進攻我的鷄巴了,她慢慢蹲下身子,用手握住我的鷄巴,由于我的包皮有點長,她便把包皮翻了起來,用沾滿沐浴露的手溫柔的搓起來,一陣陣快感立馬湧了上來,搓了一會,李姐讓我躺在裏面的一張軟長凳上,往她的大奶子上滴幾滴沐浴露,用手搓出泡沫來,然後用奶子在我胸前來回推動。她邊做邊說:“這叫胸推。”小鳳和小蘭在旁邊點點頭。我說:“李姐,幫我乳交吧!”李姐聽了妩媚的笑了笑,慢慢把身子下移,用她的兩個大奶子夾住我的鷄巴,開始上下套弄起來,我自認爲自己的鷄巴夠大了,但李姐的大奶子卻把它全給夾進去了,只有搓下去的時候才能看見龜頭。李姐邊做邊開始呻吟:“啊,啊,你鷄巴真大啊。”我也隨聲附和:“太厲害了,你的奶子真他娘的軟和。”套弄了大約一百來下,李姐起身,讓小鳳來試一下。小鳳嗯了一聲,學著她母親,把奶子上滴上沐浴露,搓出泡沫來,然後雙手托著兩個大奶子將我的鷄巴包在中間。“啊!”我叫了一聲,“小鳳的奶子太有彈性了,夾著我的鷄巴好舒服!”小鳳聽了很受鼓舞,開始賣力的抖動奶子,上下套弄起來。小蘭在一旁用手擠了擠自己那小小的乳房,跟媽媽說:“我這個怎幺辦啊?估計鷄巴都夾不住!”李姐笑著說:“不急,我的女兒奶子小不了,你發育慢罷了,你先接打炮的活吧?”小蘭問:“什幺叫打炮啊?”李姐說:“打炮就是男人用鷄巴操你的小B。”“哦!”聽著她母女的對話我差點射了,太他娘的騷了。小鳳套弄了一會,李姐讓她歇會,自己走了上來,用手扶住我的鷄巴,一口吞了下去。嘴唇與鷄巴産生的噗嗤聲頓時充斥著整間浴室。隨著口交的頻率,李姐的頭一起一伏的,李姐不時擡起頭來用眼睛瞄我,她伸出舌頭,在我的馬眼上劃著圈,我實在受不了了,我說我要射了,李姐用迷離的雙眼望著我,急忙用口含住我的鷄巴,快速的套弄起來。我終于在李姐的瘋狂攻勢下射出精來,李姐用口吮吸著我射出來的精液,咕咚一聲全咽了下去。李姐用手指摸摸嘴,笑道:“量不少啊!”說完沖小蘭說:“你也不用給你大哥乳交了,你那太小了,給你哥口交吧,讓你哥鷄巴硬起來,咱們好讓他操咱。”小蘭順從的走過來,跪在我的兩腿之間,小心的將我的鷄巴含進嘴裏,由于剛射精,鷄巴有點軟,小蘭含著也不怎幺吃力,便慢慢套弄起來,她有點生硬的學著她的媽媽用舌頭舔我的馬眼,龜頭。不一會,我的鷄巴又昂首挺胸起來,大鷄巴塞得小蘭的嘴滿滿的,噗嗤噗嗤的聲音又響了起來。這時,小鳳也走了過來,跪在我的雙腿間親吻我的大腿根,不時用舌頭舔舔我的鷄巴根部。李姐則走到我的胸前,讓我吸她的奶子。我雙手用力抓起她的奶子,那對大奶子根本就抓不住,雪白的肉從我的指縫間湧出來。我用力吸著她的奶頭,李姐開始呻吟:“啊,啊,大兄弟,好舒服,你親得我的奶子好爽啊。”在她們母女的夾擊下,我的鷄巴已經怒發沖冠了。我拉起她們母女叁個,走出浴室,我讓李姐趴在床邊,撅起大屁股,準備從後面幹她,小鳳拿出避孕套,熟練的給我套上,看那手法不知道幹過多少次啊,這小騷貨,一會再幹你!我用手扒開李姐的大陰唇,用鷄巴在她小穴上不斷的蹭,不一會李姐的小穴便開始流出亮晶晶的淫水來,李姐在下面喊:“大兄弟,快,快操我!我,我受不了了。快操啊!”我聽了也不客氣,把鷄巴對準她的小穴,噗嗤一聲用力頂了進去,李姐啊了一聲開始大聲的呻吟起來,我開始用力的抽插起來。我讓小鳳在我左邊,我摸著她的大奶子,讓小蘭在我右邊,用手指扣著她的小穴。頓時叁個女人的呻吟聲充斥著整個房間,小蘭果然是個處女,小穴很緊,手指隱約感覺到一層處女膜。這東西不能錯過啊,我把沾滿李姐淫水的鷄巴抽出來,用力頂進了小蘭的小穴。小蘭啊了一聲,緊皺著眉頭,雙手用力抓著床單,說:“哥,輕點,妹妹疼!”我放慢抽插的速度,溫柔的撫摸著她的小乳房。李姐湊過來跟小蘭說:“一會就好了,一會你就舒服的不想讓你哥停了。”小蘭雙眼迷離的點著頭。不一會,我就感覺小蘭的嫩B裏淫水多了起來,看來她漸漸感覺舒服了,于是我也加快了抽插速度和力度,大鷄巴在她體內橫沖直撞起來。“啊…啊…真的是很爽了,我的身體要麻掉了,哥再用力點!”也許是處女的緣故,抽插了沒幾十下,小蘭便用手摟著我的脖子,不斷的扭動著大屁股,喊:“哥,我要高潮了!啊…啊…!”頓時,我感覺小蘭的陰道壁一陣陣收縮起來,一股滾燙的陰精噴在我的龜頭上,差點把我弄射了。小蘭臉蛋紅紅的,用嬌滴滴的聲音說:“哥,你操我姐吧,我不行了。”說完便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大口喘著粗氣。  

  小鳳這時正用手摸著自己的陰蒂,張開大腿,含情脈脈的看著我。看那騷樣,我的鷄巴更是堅挺起來,立馬撲過去,小鳳輕哼一聲,說:“哥,你躺下,我來伺候你。”我順從的躺在床上,小鳳騎在我的身上,用手扶著我的鷄巴,對準她的小穴,慢慢了坐了下去“啊…,哥,你的鷄巴一下就把我的小穴填滿了。”她扭動雪白的屁股開始上下套弄起來,那對雪白的大奶隨著身體的上下移動也開始左搖右晃,我立馬用手抓住那對亂跳的大奶,不停的揉搓著。李姐看到這情景估計早忍不住了,剛才就操了她幾十下,估計她沒過瘾,便爬過來說:“大兄弟,大姐也沒什幺性病,下面乾淨的很,你幫我舔舔吧!”我說:“好,你坐上來吧。”說完,李姐就急不可耐的岔開大腿,把她的大騷B放在我的嘴上,我用舌頭開始舔她的陰蒂,“啊…哦…大兄弟的嘴也這幺厲害!爽死了我了!”她扭動著她那肥大的屁股,雙手揉搓著自己的奶子,大聲的呻吟著。小鳳在我下面一個勁的上下套弄我的鷄巴,小蘭則因爲剛才高潮無力的躺在床上看著我們。我舔李姐的陰蒂不一會,一股股陰精就流了出來,緊隨著李姐的身體開始一顫一顫的,我知道她高潮了。小鳳在下面,也不停的喊:“我要去了,啊…”她發瘋的扭動著屁股,陰道也是一陣瘋狂的收縮,然後就趴在了我的身上不動了。  

  過了一會,大家都躺在一起,互相說著話,感覺就像一家人一樣。我身邊躺著李姐和小鳳,小鳳旁邊躺著小蘭,大家都沒穿衣服,我的左右就是兩對白花花的大奶子。這感覺真是好啊,李姐和小鳳的手不時伸到我的兩腿間幫我套弄下鷄巴,小鳳說:“看,哥的鷄巴還硬著呢,怎幺辦?”“咱娘叁幫他吹出來!”說完,她們便趴在我下面,你一口我一口的幫我口交起來,後來我還是射在了李姐的口裏,也許李姐的技術太高了,看著濃濃的精液從李姐的口裏流出來真是一種享受啊。幹完了,我們四個進去沖了個澡,各自穿好衣服。說了一會話,我便起身告辭。李姐說:“有空就來玩啊,你看著給錢,少點也沒事!”我說:“恩,有你們這叁個騷娘們在這,我能不來嗎?”“呵呵…”聽完大家笑了起來。  

  回到家後,我心裏就有點難過了,剛才是精蟲上腦,現在冷靜下來,不知道自己都幹了些什幺。一個處女就這樣被我玷汙了,娘仨要做小姐,我也沒有勸阻,還火上澆油,自己這樣做實在是太不厚道了。後來李姐給我發短信,說:我能不能和小鳳交朋友談戀愛,一旦我娶了小鳳,她和小蘭可以讓我隨便操。唉,這個母親也不是那幺的無情啊,她也想自己的女兒有個好歸宿,都是生活逼的。看到李姐的短信我也不知道該怎幺辦,其實我挺喜歡小鳳的,看官們,你們說說我到底該如何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