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0发布:

盘丝岭 1-2

精彩内容:

本篇最後由 ptc077 于 2019-7-26 08:10 編輯

(一)唐僧的淪陷

  太陽微升,樹木蔥茏,霧氣正濃。唐僧師徒四人一路西行,路上四人無言。

  根據以往的經驗來看,越是像此地一樣樹木繁盛的地方,越是有可能出現妖
怪,因此四人都格外留心四周,生怕出現一點意外。

  但是此時,讓唐僧一言不發的,是一個一直萦繞在他心頭的秘密——他做春
夢了。在夢裏,他是一個新科狀元,衣錦還鄉的同時,娶了一個大戶人家的大小
姐爲妻。洞房花燭的時候,那大小姐滿臉嬌羞,紅暈從臉上一直蔓延到鵝頸,煞
是可愛。然而在脖頸之下,卻是一抹惹人遐思的起伏,他突然有一種想要對那起
伏一探究竟的沖動,便餓虎一般的撲上去,將那可憐紅色嫁衣一把撕碎。緊接著
那神秘的起伏就暴露出她本來的樣子來,兩團乳肉如同潔白的雪峰一般,而在那
峰頂盛開著兩朵鮮紅的蓓蕾。此時新娘胸部的起伏更加迅速,仿佛在催促唐僧的
下一步行動。唐僧迅速的向新娘的胸部發起攻擊。按理來說,這本應該是他第一
次接觸女性身體,但是也不知道他從哪裏學來的本事,一只手用力的揉弄新娘的
胸部將那團綿軟弄出各種誇張的形狀。新娘的另一邊則飽受唐僧舌頭的攻擊,那
峰頂的蓓蕾一次又一次的被柔軟而又結實的舌頭侵襲,弄得她渾身又酥又麻,好
不難受!她艱難地用鼻子哼出陣陣微弱的呻吟聲,表達出對自己官人的認可與歡
迎。「相公,要我,要了奴家,好不好?」可是不知怎地,唐僧只是死命的吮吸
著新娘的胸部,就像一個嗷嗷待哺的嬰兒。不對,他分明就是一個嬰兒!此時的
唐僧正在自己的母親懷裏吃奶!然後,他看見了他的父親,那個本來是他的男人
,走進屋裏。然後新娘,也就是現在他的母親,輕輕把他放下,緊接著就與自己
的父親激烈的親吻起來。唐僧感覺很難受,可是他此時只是個嬰兒,只能以哭聲
來表達自己的抗議。突然不知從哪沖出來一幫山賊,他們手裏都拿著刀,刀上都
滴著血。唐僧的父親不顧一切沖向山賊,可是眼睛卻一直看著自己的妻兒,嘴裏
大叫著什幺,但是唐僧卻聽不到,然後就是一陣血光。

  夢到這裏就結束了。可是夢裏的感覺實在是太真實了,那柔膩的身體,那真
實的觸感,以及最後面臨死亡的恐懼都並沒有隨著夢的結束而遠去。他不知道這
個算不算破戒,只好在心裏一直默念波羅密心經,但是無濟于事。于是沈默便像
是一大堆厚被子壓在身上一樣讓他喘不過氣來。

  可惡,往常那只猴子總是活蹦亂跳的,讓他一刻不得安甯,今天卻一言不發
,雖然他明白那是爲了提防妖怪,但是唐僧還是原諒不了自己的大徒弟。還有八
戒,平時他總是在自己身邊陪著笑臉,還時不時數落自己大師兄的不是,今天卻
低著頭,耷拉著兩片耳朵,只顧跟在大師兄後面,昨天晚上他明明沒少吃東西啊
。至于沙僧,他的沈默就像是八戒要吃東西悟空說打妖精一樣平常,誰又能指望
他來打破沈默呢?

  幾人不知道走了多久。忽然,在不遠不近處似乎飄起一縷炊煙。像抓到一根
救命稻草似的,唐僧趕忙指著那炊煙說道「徒弟們,你們看,遠處好像有人家。
」這句話就像是雪後初霁的陽光一樣將剛才的沈默融化得幹幹凈凈。八戒趕忙接
道「太好了,有人的地方肯定就有吃的,走這幺半天,我都快餓死了。」悟空聽
罷立刻跳到八戒身邊,揪著八戒的耳朵笑罵道「呆子,就知道吃。」

  就在兩人打打鬧鬧之際,唐僧說道「咱們師徒四人一路也有些許年頭了,你
們幾個誰能猜到爲師現在心裏在想些什幺?」八戒又第一個搶著說「師傅見到炊
煙必定是餓了。」悟空搖搖頭道「咱們這一路西行不易,師傅怕是擔心有妖怪。
」沙僧老實巴交的搖了搖頭,表示自己猜不出來。唐僧笑道「往日都是你們給爲
師化齋,今日爲師也想替你們來走一趟。」叁個徒弟面面相觑,忽地不約而同大
笑起來「師傅您是長輩,這些跑腿的活當然應該由我們這些小輩來做,更何況師
傅你這一身細皮嫩肉,怎幺經得起這一路奔波,還是讓我們來吧。」唐僧沒來由
一陣火「你們幾個都覺得我不行,爲師偏要去化齋回來,好讓你們不要小瞧了爲
師!」說罷跳下馬來,頭也不回的扔下叁個徒弟。八戒正要上前阻攔,卻被悟空
拉住「師傅的脾氣你也知道,既然師傅要去,便讓他去吧。」

  唐僧負氣前行。其實他也不知道他爲什幺要生氣,但是他就是想發火,找個
理由離開自己的徒弟。然而走得走得,唐僧便發覺不對。之前唐僧坐在白馬上,
位置比所有人都高,所以最先看到炊煙。然而現在離開了白馬,加上身邊的古樹
都參天而立,別說一陣煙了,就連天上有沒有鳥都不太確定,一下子,唐僧發現
自己竟不知道該向哪個方向前進。雖然失去了方向,但是此時唐僧已經走遠,要
想找回原路也不容易,更何況他也不願意空手回去被幾個徒弟嘲笑,便硬著頭皮
向前走去,希望能夠找到幾個願意施舍齋飯的人家。

  走不多遠,唐僧發現了一條小河。順著小河沒走多久,果真聽到有人說話的
聲音。仔細一聽,似乎是幾個女子在嬉鬧。他循聲望去,一共有四個女子。其中
叁個女子在河畔踢球,另一名女子似乎玩累了,便將鞋脫掉,隨意的用腳在河邊
弄著水。那女子的腳宛若水中的蝴蝶一般隨意的翻弄著,雖然只露出一小計段小
腿,可那露出的部分光潔而結實,顯示出主人的活力。唐僧不由得看癡了。

  就在唐僧呆呆地望著那女子之際,忽然眼前一黑,好像是被什幺東西砸了一
下。唐僧甩甩頭,定睛一看,原來是一只皮球,正是那叁名女子踢過來的。其中
年齡最小的那一個跑得最快,趕忙追上來道歉「對不起長老,這皮球是我們的。
咦,長老你一個人在這裏做什幺?」那女子順著唐僧的視線望過去,好像明白了
什幺似的「好啊,賊禿驢。你一個出家人六根不凈,怎幺偷看我四姐洗腳!」然
後哪有唐僧分說,一招擒拿手將唐僧擒住。這時另外兩名女子也跑了過來「可兒
,你的腳怎幺那幺臭,每次都是你把皮球踢飛?咦,你怎幺這般無禮,抓住人作
甚?」那名叫可兒的女子回答道「五姐六姐,這和尚長了雙賊眼睛,偷看咱們四
姐洗腳!」其中一名女子說「還有這等事?走,咱們把他押到四姐面前讓她發落
。」說罷,叁人不管大呼冤枉的唐僧,將唐僧押到了河邊。

  河邊那名女子還在浣足,見到叁女押著唐僧過來,問道「怎幺回事?快快將
長老放開。我姐妹幾人一向禮佛,怎能對出家人這般無禮?」那名叫可兒的女子
叫道「四姐,你不知道,這賊和尚偷看你洗腳哩,虧我發現的早,不然一會兒你
洗得開心將裙衫褪去就要讓人看光光,你反倒替他說起話來。」四姐潔白的臉上
頓時出現紅暈「這,這,這怕是誤會吧,可兒你別亂說,讓長老聽了笑話。」另
一名女子接過話茬「四姐你就是心太善。被人占了便宜還替他說話。」可兒搶著
說「六姐說得有道理,四姐你太善良了。」「可兒,靈兒,你們兩個人怎幺合起
夥來開我玩笑。」就在叁女爭執不定時,一旁從未說話的女子道「四姐說得有道
理,大姐平時最愛拜佛,如若我們冒失搞錯了,被大姐知道了必定是要怪罪的,
可是萬一這和尚真的眼睛不老實,咱們不能就這幺算了。不如咱們回去把他交給
二姐,二姐平日明察秋毫,定能審個水落石出。」浣足女子點頭道「小愛說得有
理,就這幺辦。」

  唐僧就這樣被幾個女子押往她們的府邸。這一路上唐僧被那兩名叫可兒靈兒
的女子一左一右抓住,叫小愛的女子則走在他的身前,她們的四姐則走在更前面
。路上,唐僧感覺似乎有意無意的,身後那兩名女子似乎有意無意的在你一下我
一下拿胸部蹭著唐僧的胳膊,仿佛在請他的兩個胳膊作爲評比兩個胸部哪個更大
的裁判。走在前面的小愛也在若有若無的扭動腰肢,向唐僧展示著那姣好的身材
。唐僧暗自感到羞愧——怎幺自己今日眼睛如此的不老實,但同時眼神又忍不住
瞟向這幾幅美好的肉體,暗暗期待自己能在不經意間得到更多驚喜。

  就這樣懷著矛盾的心情,唐僧被帶到了四女的府邸。

  這座府邸相對于幾個女子掌家來說還是稍顯大了一些,進入大門之後的走廊
裏種著各種品種的植物,再往前走是大堂,大堂設置得極爲氣派,應該是幾姐妹
平日會見客人的地方。在大堂後面是一列廂房,看得出除了幾位女子外這座府邸
還可能時長有其他人入住。

  正在思索之際門外走進來叁位女子。其中右邊的女子身材好的即爲誇張,事
實上屋子裏的七位美女個個身材都沒得說,但是其中曲線最好的還是這一位,唐
僧估計她的胸部大概和香瓜差不多大小。左邊的美女沒有如此火爆的身材,但是
卻也是曲線玲珑,更爲重要的是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優雅的氣質,舉手投足間都展
示著連大家閨秀都少有的教養,這一切都將她的外貌勾勒的更爲迷人。然而最爲
令人驚豔的是中間的女子,也就是這群女子的大姐。身材上來講大姐的曲線不但
不遜于她左邊的叁妹,而且比例還是萬中無一的完美,盡管胸前挂有一對巨乳,
但是身材依然顯得十分高挑,無論何時她如桃花般的面容上都有著當家的的沈穩
典雅,但是一颦一笑之間卻仿佛又能透露出幾絲少女的俏皮可愛,讓男人禁不住
想上前愛憐。但是最爲勾人的是她的眼神,在那一汪秋水裏,唐僧隱隱約約的找
到一地勾魂攝魄般的春意,那種春意若有若無,欲拒還迎,讓人忍不住一探究竟


  「這位長老可是家裏來的客人?怎幺沒有人稟告我?」大姐的話將唐僧從幻
想中驚醒。

  「大姐,這賊和尚眼睛不老實,偷看四姐的腳。」七妹可兒搶著說道。

  「哦?瑞兒,可有此事?」

  「大姐,我,我也不知道。是七妹看見的。我看這位長老不像是,不像是七
妹說得那種人。」

  「四姐,你怎幺凈幫這和尚說話?該不會是看上人家了吧?」

  「小愛,你,你就知道取笑我。」

  衆女又叽叽喳喳的吵作一團,忽聽大姐道「好了好了,都別吵了,聽聽這位
長老怎幺說。」唐僧便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全都告訴了衆女,衆女這才相信是一場
誤會,幾人平時信佛,設宴招待唐僧自不在話下。

  聊天中唐僧才知道,原來這姐妹七人分別名喚嘉瑛,盼盼,若瞳,瑞兒,小
愛,靈兒和可兒。七人自懂事起就開始掌家,家中有家丁丫鬟接近百人。姐妹平
時禮佛,但凡遇到僧人必定要好好款待一番,更何況唐僧是有名的得道高僧。

  唐僧見七位天仙似的女主人如此好客,心中大喜,嘴上隨便推脫幾句之後便
答應留下來參加晚宴。

  晚宴之上,與幾位女主人詳聊之際,唐僧發現她們不但容貌萬中無一,而且
對佛學的研究竟極爲深刻,自己竟與她們相談甚歡。

  高興之余唐僧猛然想到自己的幾個徒弟還在等他,便起身微微欠身道:「幾
位女菩薩,實不相瞞,貧僧還有幾個徒弟,幾位女施主若不嫌棄,還請大發慈悲
,也施舍我那幾個徒兒一些粗茶淡飯。」

  幾女聞言忽然放聲大笑,她們一改之前端莊的大家閨秀之姿,笑得非常豪放
,以至于胸前的雪白不住地顫動。見到那能要了無數男人性命的乳波一陣又一陣
的打來,唐僧羞的臉都紅了,竟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小愛忽然扭著動人的水蛇腰慢慢靠近長老,嬌聲道「唐長老何必牽挂幾個徒
弟,他們若來了,豈不是耽誤我們辦事嗎?」她刻意的加重了「辦事」兩個字,
不由得讓人心神蕩漾。

  「女施主不必擔心,我那幾個徒弟雖然頑劣,但是也略懂佛法,並不礙事。


  見到唐僧竟將「辦事」理解爲論佛,幾女笑得更加開心了。靈兒和可兒笑得
直趴在桌上打顫,小愛則幹脆倚靠在長老的身上咯咯嬌笑,唐僧感到小愛那一身
細膩美肉不住擦著自己的身體,讓自己的身體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奇妙的感覺。瑞
兒輕輕將嘴掩住,但是即使從遠處看,也能看到此刻她的臉龐也紅的猶如一顆蘋
果,讓人忍不住上去咬上一口。若瞳則豪放的仰頭大笑起來,看著那胸前跳躍的
巨兔,唐僧艱難的試圖將頭扭到別的地方。盼盼只是很優雅的淺笑了幾下,但她
顯然比唐僧更清楚所謂的辦事是什幺意思,她臉上的紅暈已經開始蔓延到了脖頸
以下,讓人忍不住好奇她衣物遮擋的身體是不是也如脖頸一樣泛起了紅暈。只有
大姐嘉瑛沒有笑出聲來,但是那雙勾魂奪魄的雙眼卻清晰傳達著傳達著笑意,這
種笑意不光是覺得有趣的意思,其中還隱隱透著某種能激起男人欲望的玩味。

  正當唐僧不知所措之際,若瞳也從唐僧的另一面貼了過來「長老,我們姐妹
幾個是要借你身上的東西一用。」

  「女施主說笑了,出家人身無一物,何況幾位女施主家境富庶,豈能看得上
貧僧身上的東西?」

  「何止看得上,簡直夢寐以求。我們幾個姐妹要的,是長老那修煉十世得來
的純陽精元,有了它,我們姐妹幾個才能修成正果啊。長老您可千萬不要小氣,
一定要把你攢了十世的好東西統統都給了我們姐妹幾個哦。」說罷,若瞳誘惑地
舔了舔上唇,輕輕地在唐僧耳朵後邊呵著熱氣。

  唐僧被若瞳呵得渾身酥軟,嚇得跌到椅子下去,「原來你們都是妖怪!」話
不待說完,唐僧便連滾帶爬地想要奪門而出,卻沒想到眼前忽然被靈兒、可兒兩
人攔住「什幺妖怪不妖怪的,等到聖僧與我們修了那極樂之法,才能明白人世間
到底有多少快樂。」說罷兩人一人抓住唐僧的一只手,竟要將他的手向自己那綿
軟之處引。唐僧的指尖才觸碰到那致命誘惑一點,便立刻如觸電一般縮回,奮力
向另一個方向跑去。

  此時唐僧才發現那府邸早已化爲烏影,自己正身處一個四通八達的洞穴裏。
「聖僧,歡迎來到盤絲洞。」前方飄來一陣清脆的聲音,正是盼盼。唐僧正想向
其他方向跑去,卻發現盼盼不知怎的居然已經來到自己身前,將嬌軀緊緊貼在了
自己身上。盼盼將自己緊致而富有彈性的大腿輕輕摩擦著唐僧的下體,調笑道「
聖僧,下面都硬成這樣了,還跑得動嗎?」不得不說,盼盼的身體彈性極好,貼
在身上十分舒服,加上連優雅如她都說出這樣的淫言蕩語,更加刺激了唐僧的勃
起。但是唐僧依然佯作不知,用自己身上最後一點意誌力逃離這溫柔陷阱。

  再繼續往前跑,唐僧忽然發現前面瑞兒正在等著他。她臉上帶著紅暈,就像
熟透的蘋果一樣煞是可人「不知道,聖僧是比較喜歡奴家的腳,還是,還是奴家
身體的其他部位。」說罷竟將自己的衣衫輕輕褪去,待到衣衫將要離體片刻有忽
的將衣衫拉回,但僅僅在一瞬間,唐僧依然看到了那如雪的肌膚。然而瑞兒的表
演還沒有結束,她輕移蓮步,本就已經松動的衣服繼續向下滑落,先是香肩,再
是胸前的一抹雪白,再往下一點,再往下一點就可以全部看到了。此時唐僧已經
徹底失神了,他已經不知道自己是應該是沖上去還是扭頭跑掉。就在他猶豫之際
,瑞兒已來到他的身旁。正在唐僧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瑞兒忽然將他輕輕一推
。唐僧頓時感覺天旋地轉,周圍的一切都開始變得模糊。等到周圍又開始變得清
晰的時候,他發覺自己正躺在一張蛛網之上,大姐嘉瑛正坐臥在一旁,一雙充滿
誘惑力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盯著自己。他知道這雙眼睛勾人,可是他別無選擇,還
是只能看著這雙眼睛,因爲他怕如果眼睛掃向其他部位的話自己會徹底淪陷。

  「怎幺樣,聖僧,剛才和我的幾個姐妹玩的還好嗎?」嘉瑛開始爬向唐僧。

  「女施主,我的大徒弟是當年大鬧天宮的孫悟空,你們若再是執迷不悟,他
定不會與你們善罷甘休的。」

  「孫悟空?聽說他手裏的金箍棒很厲害。就是不知道聖僧的這根是不是也一
樣厲害?」說罷她將手伸向了唐僧的下體。

  「女菩薩,小僧這幺多年一心向佛……」

  「一心向佛怎幺會在夢裏做那羞人的事,怎幺會在河邊偷看我幾個妹妹,怎
幺會一定都經不起我姐妹的挑逗?」她已經在一件一件的扒開唐僧的衣服。

  「妖精,你......」

  「女施主,女菩薩,妖精,在聖僧眼裏我們到底是什幺?」嘉瑛忽然停止了
一切動作,趴在衣冠不整的唐僧上方,直勾勾的看著唐僧。從唐僧的視角,剛好
能看到兩座完美的聖女峰的溝壑部分,大蛛女朱唇微啓,吐氣如蘭,唐僧徹底不
知道如何是好了。

  佛祖,救救我吧,唐僧心裏呼喚著。然而佛祖並沒有救他。蛛網之上,盼盼
、若瞳、瑞兒、小愛、靈兒、可兒從四面八方向他湧來。他明白此時佛祖已不在
他的身邊,在他身邊的只有七個美豔動人的蜘蛛精。他能感覺到女妖們的手在他
的身體上輕輕劃過,從他的耳垂到胸前,再到那令人難以啓齒的部位,那感覺麻
酥酥的,就像螞蟻在他身上亂爬一樣。他的心裏也像有只螞蟻在亂爬。恍惚之間
,唐僧陷入了那無邊春色當中,然後,沈沈的昏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