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0发布:

超级秀色係统 1-2

精彩内容:

第一章穿越異界,開啓係統



這裏是哪裏啊,吳曉炎(緻敬炎帝蕭炎)緩緩的睜開了雙眼,映入眼簾的是中世紀風格的房間,吳曉炎躺在豪華的大床上,吳曉炎可以確定這不是自己的家,突然間一股莫名的記憶突然出現在了吳曉炎的腦海中,“原來我穿越了啊,這具身體的主人名叫司徒曉炎,看來是回不去了啊,也好,前世的我已經沒什麽可以留戀的了,以後我就叫司徒曉炎了。”吳曉炎,哦不司徒曉炎心中想到。

司徒曉炎的記憶其實並不多,只知道他所在的大陸名叫諸神大陸,西方光明帝國、東方神龍帝國、北方雷霆帝國、南方烈陽帝國,在四大帝國中間還有十幾個小王國作爲四大帝國的緩沖地帶,四大帝國也很默契的沒有吞並這些小王國,司徒曉炎是神龍帝國五大世襲公爵之一封號炎龍公爵司徒輝(龍套一個)的唯一兒子,母親叫作司徒靜雯,是父親司徒輝的親妹妹(爲了保證司徒家的血統純粹必須親兄妹結婚,並該世界不存在親兄妹生出畸形孩子),司徒曉炎還有3個姐姐,大姐叫司徒曉惠、二姐叫司徒曉凜、叁姐叫司徒曉愛(緻敬魔法少女アイ 參),但是在司徒曉炎十歲的那年,司徒輝和司徒曉炎遇襲,司徒輝戰死,司徒曉炎重傷昏迷直到被吳曉炎奪舍才醒。

就在這時房門被打開了,一個美的無法形容的美婦人打開了門,她大概四十多歲,身高大約在1.75米左右,婦人上身只穿了一件魔法師長袍,皮膚保養得絕對的好,那露在外面的皮膚,就如同少女的一樣的,不但光滑如玉,而且雪白無瑕,充滿了一種誘人的風情。在法師長袍的包裹下,美婦人的一對碩大的玉女峰,在司徒曉炎的面前呼之欲出了起來,在薄薄的法師長跑的包裹之下,美婦人的玉女峰,看起來那麽的豐滿,那麽的充滿了彈性,也不知是貼身衣物的作用還是婦人本身就是如此,反正在司徒曉炎看來,美婦人的玉女峰一點也沒有下垂的樣子,顯得十分的堅挺。由于天氣熱,所以,美婦人的領口已經給汗水打濕掉了,使得本來就微薄的法師長袍,變得幾乎透明了,正緊緊的貼在美婦人的胸脯上,司徒曉炎可以看到美婦人的胸脯前的一片雪白的肌膚,在那裏若隱若現。美婦人有著一張俏臉,使得她更具有成熟美婦人的風韻,看起來也更加的誘人,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雖然有著世故和蒼桑的感覺,但是美目流轉之間,卻又是豔光四射,讓人不可逼視,小巧的嘴巴,尖尖的下巴,白裏透紅的肌膚,使得美婦人別具一番撩人的風韻。美婦人的腰身顯得有些豐滿,但是卻絕不粗大,看起來十分的柔軟而充滿了彈性,小腹處也是那麽的平滑而結實。美婦人的大腿穿了一雙高聳的法師長靴,大腿根部的肌膚,完全的暴露在周夢龍的面前。美婦人玉腿上的肌膚,還是如同少女一樣的結實而光滑,從上面散發著的淡淡的白光,司徒曉炎知道,這一雙玉腿,肯定是結實而有力的,行起事來,要是用力的夾起來,一定會讓男人爽上半天的。“母親。”這時司徒曉炎才看清楚來人和記憶裏的母親長的一模一樣,只是更加的成熟誘人了而已于是便喊了一聲。

“曉炎你終于醒了啊!你這一睡就睡了八年啊!”司徒靜雯一把抱住了司徒曉炎的身子喜極而泣道。並且上下起手開始檢查起來司徒曉炎的身體起來。

“母親,我沒事,就是父親他死了!”司徒曉炎故作傷心的說道。

“曉炎你能醒來就好了,你父親被光明帝國的人害死了,但是你還在我們司徒家就不會倒下。”司徒靜雯說道

“放心吧!母親,我一定不會讓司徒家落寞的。”司徒曉炎興誓旦旦的說道。

“媽媽相信你能做到。”就這樣在司徒靜雯的噓長問暖中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了。終于司徒靜雯說要進城親自購買些東西爲司徒曉炎的蘇醒慶祝一番之後便離去了,于是司徒曉炎一個人在房間裏轉悠著,看看能不能找到些這個世界的一些情報。在打開一個抽屜後司徒曉炎震驚的看著面前的一本本書,以及書上面的圖片。

司徒曉炎穿越前是一個典型的宅男,喜歡看動漫、小說,經常對著動漫裏面的紙片人老婆們手淫,久而久之對普通的美女産生了抵抗能力,他發覺普通的動漫本子,同人小說已經無法讓他得到滿足、達到高潮。于是他在網絡上查找可以讓人興奮的圖片,有一次意外的情況下他看到了一張秀色圖片,從而了解到了冰戀秀色這一話題,隨著深入的了解,司徒曉炎越來越興奮,司徒曉炎前世最喜歡看《姹女九轉》係列、《冰封秀雪轉》係列、《夢龍外傳》係列、《藍秀星傳》係列和《位面之心》係列等以及秀色漫畫《女格鬥家秀色獵奇事件》、《全國美少女肉品品評會》等。所以當看到這幾本書都是介紹宰殺美女和烹饪美女的方法以及插圖事整個人都驚呆了。在穿越前司徒曉炎看秀色小說漫畫也就是意淫一下,根本不可能去實踐的,想想烤全羊、烤全豬就知道了,如果把美女烤熟後也會成爲那皮膚幹巴巴的沒有水分,而且不把皮膚切開內部根本烤不熟吧,想象下就沒胃口了。但是這個世界不知道是規則的原因還是魔法鬥氣或者烹饪方法的原因,美女肉體非常緊實,烹饪出來後樣子不會有太大的改變但是肉卻已經熟了,看起來就非常的有食欲。

當司徒曉炎打開大陸秀色史了解到了一些基本情況。原來大陸女性非常之多,男女比例爲100:1,並且還在增長。普通女性及其容易懷孕,並懷上女孩子的概率極其高,且從懷胎到出生只需要叁個月,懷上男孩的概率極低,並且孕期是十二個月,所以導緻男女比例嚴重失調。當然實力越強的人越難懷孕(對男女都有效)。而且強者身體儲存的能量是家畜所無法比擬的,吃掉強大的女強者更是可以快速的提升實力。所以從一萬多年前大陸各個國家通過了女性食用法案,經過一萬多年的發展漸漸的到現在越來越完善,並且大部分女性都自願接受秀色宰殺,不過爲了考慮到國家內部的穩定,各大帝國制定肉畜法案。

根據帝國肉畜法案:

18歲成年未能達到青銅等級的全部會被標記爲強制肉畜(非強制肉畜可以隨意宰殺的肉畜),當然如果機緣巧合下30歲前突破到了白銀級可以注銷強制肉畜。

30歲前未能達到白銀等級的全部會被標記爲強制肉畜(非強制肉畜可以隨意宰殺的肉畜)。當然如果機緣巧合下50歲前突破到了黃金級可以注銷強制肉畜。

40歲前未能達到白銀等級的則會被強制安排進入屠宰廠進行強制宰殺。

50歲前未能達到黃金等級的則會被強制安排進入屠宰廠進行強制宰殺。

80歲前未能達到大地級等級的則會被強制安排進入屠宰廠進行強制宰殺。

(戰力等級爲:學徒級(一階)、青銅級(二階)、白銀級(叁階)、黃金級(四階)、大地級(五階)、海洋級(六階)、天空級(七階)、傳奇級(八階)、聖域級(九階)、半神級(九點五階)、神級(十階)等)。

(白銀級(叁階)強者50歲開始衰老,黃金級(四階)80歲開始衰老,大地級(五階)以上基本容顔不老。)

大地級以下的的女性強者可以自願到肉畜部門登記爲自由肉畜(只要自己不願意,傳奇級以下的強者不得強制宰殺的肉畜)。

大地級至天空級女性強者想要成爲肉畜必須向肉畜部門進行申請,通過後才可以成爲肉畜,等級越高越難通過申請。

傳奇級女性強者必須經過皇帝同意才能成爲肉畜,任何傳奇級強者可以隨意宰殺大地級以下女性強者(可以不是肉畜)。

聖域級女性強者帝國法案已經無法約束她們了,她們可以輕松解決傳奇級以下的強者,就算她們幹了什麽事帝國也無法拿他們怎麽樣。

在帝國男性有著獨特的地位,在女方自願的情況下,男性可以宰殺最高爲大地級女性強者(非肉畜),如果宰殺海洋級女性強者(非肉畜)會被剝奪男性特權貶爲平民,宰殺天空級女性強者(非肉畜)則會被判終身監禁,宰殺傳奇級女性強者(非肉畜)則會被判死刑。

當然這些法案只對本國有效,如果宰殺其他國家的女強者最好是多多益善的,畢竟各個國都是敵對關係。

在大概了解到了大陸秀色史後,司徒曉炎又打開了另外一本,司徒曉炎剛才攤開的第一頁,正用精美的插圖向讀者們展示著一副震撼的畫面:一年前,帝國的傳奇女法師,護國法師周微微,在勝利慶功宴上作爲肉畜將自 己的肉體獻給了帝王。 有著長長馬尾的美豔女法師在帝王和衆位貴族面前自我穿刺,頂級大廚在她玲珑玉體上塗抹烤肉醬,傳奇魔法師將特制的調味液用高級魔法浸入她的血管中,順著血液流遍全身。

奢華的烹饪方式,需要數位天空級魔法師加上一位傳奇級的魔法師共同合作,才能將這位剛立下蓋世功勳的傳奇級女法師烹饪成美食。而請動如此強大的法師組合,對于帝王也非易事,僅僅是爲了不浪費這具傳奇女法師的絕妙美肉。

周微微赤裸卻健康標緻的肉體不但吸引了貴族和帝王的目光,也讓看著這幅 畫的司徒曉炎眼神變得熾熱迷離。周微微在烤架上緩緩轉動的著,手腳砍去,大腿和小腿綁在一起,手臂也折疊著,由耐火繩綁著,就像一頭烤乳豬。

旁邊配上的文字解說,詳盡描寫了這位高傲端莊的女法師在宰殺時被帝王和貴族們輪奸時的放蕩淫靡,還有她自願被宰殺的前因後果。

據說這位女法師身著著單薄的蕾絲內衣觐見帝王,在驚訝的帝王面前提出了自 己想要的獎賞:在慶功宴上所有貴族面前被公開宰殺,烹饪成美肉,分給帝王和 貴族們享用!

國王在最初的驚訝後無奈的同意了周微微的要求,下令招來全國最好的美肉烹 饪大師,還有帝國議會的魔法師團。

兩張插圖,一張描繪著周微微生前的勃勃英姿:只穿著暴露的黑色蕾 絲內衣,她流目顧盼之間流露著不容侵犯的氣息,配合上那張清麗冷傲的臉蛋, 潔白勝雪的細膩肌膚,也向旁觀者昭示著貴族的高貴凜然,當然,如果考慮到 她淫靡的打扮和自我宰殺的要求,這份高貴而不可侵犯氣質只會更激起旁觀者侵 犯她的欲望罷了。

司徒曉炎忍不住想到:莫非這就是周微微如此打扮作態的目的?不論是高貴的傳奇女法師,戰場上的英雄,這些身份她都抛棄了,她本質上也是淫蕩、渴 望被宰殺的肉畜啊!

這樣做真的值得嗎?

抱著這樣的疑問,司徒曉炎看向另一張插圖——那是周微微被端上餐桌時的特寫: 周微微此時全身泛著可愛的焦紅色,香氣缭繞,剛冷的金屬杆從蜜穴貫穿了女法師。不,此時應該叫美肉了。美肉安分地坐在銀白色的盤子裏,優雅的栗色長 馬尾抹上了放火塗料,金屬杆從她的口中穿出,美肉性感的雙唇間,熱騰騰的蒸 汽正在溢出,而甘美的調味醬汁滴滴答答地從肥厚豐美的淫穴淌下,順著金屬杆 的花紋流到盤子裏——這是混雜了美肉鮮香的棕色汁液,卻令人聯想到精液和蜜 汁的混合物鮮花和水果妝點在周圍,點綴著這位美麗的女傳奇。

這一張熟後的美肉更加性感妩媚。此時,高貴的女傳奇已熟透,肉體任人采撷,從前冰山般的絕美的容顔凝固在一個銷魂的表情,更激起了這些剛剛奸淫過女傳奇身體的男人的另一種欲望。

女傳奇獻出了生命和肉體,最後的表情真是幸福滿足啊!

這兩張插圖旁的文字寫道:托關係進入會場,目睹了這場盛宴的詩人和記者 私下裏都承認,周微微烤熟後的美麗和美味都無人能及。並且有不少品嘗了周微微美肉的年前俊傑當場就就突破了原本的境界,可見周微微這位傳奇法師美肉的等級之高。

司徒曉炎真想當時如果自己不是昏迷,以自己的地位一定可以進入會場品嘗周微微這位傳奇女法師的沒肉吧!可惜了啊!

這本書還沒看完司徒曉炎連忙合上了書本,因爲他的腦海中突然出現了滴滴的聲音。

滴!滴!滴!

係統檢測到宿主接觸到了秀色內容並對其神網,係統啓動中。。。10%。。。20%。。。50%。。。100%,係統啓動成功,超級秀色係統爲您服務。

這是什麽情況,我居然還有金手指,作爲同人係統流小說的愛好者司徒曉炎表示太好了。

“話說不是都有新手大禮包的嗎?我也有嗎?”司徒曉炎心想。

可就在這是係統說話了:“係統啓動,新手任務發布:在1小時內完成一次秀色宰殺。完成任務後係統徹底綁定宿主並發放新手大禮包。任務失敗宿主抹殺(新手任務都完不成的垃圾去死好了!)。”

司徒曉炎“。。。好想自己給自己一個巴掌啊!啊!啊!”




第二章意外的秀色






“我去!要不要這樣啊,我都還沒做好準備呢!”司徒曉炎心中怒吼道。

“係統,把我的基本屬性掉出來吧。”司徒曉炎想先看看自己的屬性,看看能不能想出點辦法,畢竟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嗎,先把自己了解下先。



姓名:司徒曉炎

性別:男

年齡:18歲

職業:魔戰士(戰士與法師的結合)

綜合戰力:學徒中級



任務:新手任務在1小時內完成一次秀色宰殺。完成任務後係統徹底綁定宿主並發放新手大禮包。任務失敗宿主抹殺(新手任務都完不成的垃圾去死好了!)




“。。。”司徒曉炎心中無語,原來自己這麽弱啊,他突然想了起來,自己沈睡前是學徒高級,睡了8年實力縮水到了學徒中級啊。

“我該怎麽辦呢,我的實力這麽弱!強制肉畜也不可能進入這座公爵別墅成爲女仆,所以在不知道別墅中是否有自由肉畜的情況下,也只有一個辦法了。”司徒曉炎心中想到。根據帝國法律男士可以在女士自願情況下宰殺最高大地級的女性這個漏洞,基本上大地級女性都是可以被男士隨意宰殺的。至于是否自願?當事人都死了當然是自願的啦,前提是你能制服該女性,但是家裏面的隨便一個女仆估計都有白銀級實力。“嗯嗯嗯。。。”該怎麽辦呢?


正所謂沒辦法的時候找係統就好了。

“係統在嗎,出來幫個忙啊,我這新手任務這麽難,難道就沒有一點什麽幫助嗎?我看小說其他係統可都是直接發放新手禮包的,只有你這垃圾係統才要作新手任務,不給點幫助說不過去吧!”司徒曉炎在心中與係統溝通道。

“垃圾宿主,看在你這麽可憐的情況下,送你一點東西吧。”係統回複道。

“叮!您收到來自係統的扶貧禮物,天空級修爲盡失散(吃了就會全身無力,修爲盡失,對最高天空級有效,有效時間1小時。)、簡易宰殺烹饪套裝(包含劣質斧頭、劣質剔骨刀、簡易穿刺機、簡易燒烤架等),請接收!”很快係統的提示就到了。

“領取!”司徒曉炎開心的道,隨意找到一個偏僻的房間把簡易宰殺烹饪套裝放了出來,接著把天空級修爲盡失散也給取了出來。

接著司徒曉炎做賊似的來到了客廳,正好看到客廳茶幾上有一杯冒著熱氣的牛奶(因該是牛奶吧),旁邊還有這甜點和雜志。被係統逼上絕路的司徒曉炎也不思考這應該是誰的下午茶就急忙忙的跑了過去把天空級修爲盡失散到入了‘牛奶’之中,司徒曉炎知道或許是自己的唯一機會,然後快速的跑到一個隱蔽的地方偷偷的打量茶幾這裏。但是司徒曉炎不知道的是他的這些動作都被門口的一個靓麗的身影看在眼裏。

司徒曉惠從廁所回來準備繼續品嘗自己的下午茶,走到門口是突然看見一道身影沖到了自己的下午茶旁並向自己的母畜奶中到入了什麽東西,接著跑開了。身爲海洋級的強大魔戰士司徒曉惠可以清晰的看見那到身影就是自己已經沈睡8年之久的弟弟,司徒曉惠很想上去擁抱自己親愛的弟弟,但是突然好奇自己剛剛睡醒的弟弟在自己的母畜奶放入了什麽。在司徒曉炎藏好後,司徒曉惠緩緩的走了進去,坐在了茶幾旁的沙發上,慢慢的拿起了母畜奶,瞥了一眼司徒曉炎藏匿的地方,微微一笑一口把母畜奶全部喝入了口中,緊接著司徒曉惠覺得全身無力,自己引以爲傲的強大實力全部沒了,並緩緩的躺倒在沙發上。

司徒曉炎看到一個身材靓麗的大美女把自己下了天空級修爲盡失散的‘牛奶’喝了之後,緩緩的躺下,簡直高興壞了。興沖沖的跑了過去扛起這位大美女就跑回了臨時布置好的宰殺室。

司徒曉炎把這個大美女雙手反綁挂在宰殺室,扒光所有衣物,只余腳尖點地。

司徒曉炎這才開始打量這位倒黴的大美女,她大約二十五歲左右,有著彷佛是玉鑿冰雕的晶瑩身軀,雪骨冰肌,玉膚凝脂;曲線柔美,起伏圓滑;肌膚柔嫩,光潔細膩;褐發如絲,平順亮澤。夢幻般迷人的秀靥白皙嬌嫩,清純靈秀;櫻唇嬌豔,豐潤俏麗;香腮柔美,玉頸微曲;皓月般的肩頭纖瘦圓潤,雪藕似的玉臂凝白嬌軟;蔥白修長的纖纖十指柔若無骨,近看之下竟然如同冰玉一般透明;晶瑩如玉的胸脯是如此的豐潤雪嫩,挺拔傲人的完美雙峰緊湊而飽滿。高聳的峰頂上,月芒似的乳暈嫣紅玉潤,而兩點鮮嫩羞澀的朱砂更是如同雪嶺紅梅,輕搖綻放,我見尤憐;平滑光潔、纖細如織的腰腹盈盈一握,豐滿圓隆的美豔熟婦陰阜嬌嫩細滑,淡墨柔軟的陰毛輕掩著其下粉嫩緊閉的绯紅幽谷,令人心馳神往;象牙雕就般的玉潔雙腿溫軟細膩、白皙修長,那對晶瑩剔透的大腿、白璧無瑕的小腿、豐潤秀麗的足踝、精緻勻稱的足趾,不若凡塵絕色。

但是當司徒曉炎看到這位大美女的臉龐時才發現盡然是如此的熟悉。突然存在心底的記憶湧了上來,一道身影和面前的大美女重合了起來,這居然是自己的大姐司徒曉惠。

這是司徒曉炎突然慌了神,結結巴巴的說道“大姐?”

司徒曉惠這是也終于回過了神來,有些惱怒的說道“我的好弟弟,你準備把我這個姐姐怎麽樣啊,宰殺了吃掉嗎?”司徒曉惠看了一眼旁邊的穿刺機和燒烤架緩緩的說道。

“我。。。我。。。”司徒曉炎不知道該怎麽回答,心中猶豫要不要繼續下去就在這時司徒曉惠開口訓斥道:“你還是不是個男人了!是不是我司徒家的種了!都到了這個時候了你居然退縮了!你難道不應該回答我說‘沒錯!我就是要把你宰殺吃掉!把你活活穿刺後放到烤架上讓你那美妙的胴體在烤架上掙紮慢慢的被烤熟!’嗎!”

司徒曉惠的怒吼驚醒了司徒曉炎,“對啊!如果我不宰殺了大姐,我就要被係統給抹殺了!”想到這裏司徒曉炎一頭冷汗,司徒曉炎猛然擡起了頭,露出了堅定的目光與司徒曉惠對視著。

“不錯。這才像點樣子嗎。”司徒曉惠弓起光潔的左足,慢慢地,堅定地,一點一點地擡起了那修長筆直的大腿,直到與她被吊起的雙手齊平,露出無一絲毛髮,緊緊閉合的陰戶,溫柔的對司徒曉炎說:“弄濕它!吃掉它!”

司徒曉炎有些震驚,又有些激動,他明白大姐的意思,原來大姐也是渴望被宰殺的肉畜啊!

到了這個地步,司徒曉炎不可能收手,面對主動張開雙腿,任人淩辱的大姐,司徒曉炎突然
下定了決心並對司徒曉惠大吼道:“我要生吃了你。”說著就走上前去,雙手托起大姐挺翹結實的臀部送到嘴前,對著大姐光潔的陰戶舔了起來。

司徒曉炎雖然兩世爲人,卻還是個處男,只憑著前世久經AV曆練的經驗,先用手指翻開司徒曉惠的陰唇,露出花芯,探頭上前,仔細舔了起來。

司徒曉惠雖然是個二十五歲的大美人,但也初經人事,隨之司徒曉炎舌頭的深入,渾身顫抖起來,慢慢的,完美無缺的胴體上竟透出一股玫瑰紅。司徒曉炎一見此,不由舔得逾加賣力。

大概是司徒曉惠天生敏感,不一會,雖仍努力保持冷靜,控制全身一動不動,但她的肉穴卻誠實的顫抖起來,漸漸地變得濕潤。司徒曉炎見的如此,不由把舌頭更深入的挺進大姐的陰戶。

不久,隨著司徒曉惠一聲壓抑的悶哼,她的陰道突然夾緊,甚至夾得司徒曉炎的舌頭有些生疼,然後便是一股股清澈如水的淫水湧入其嘴中。細細一品,清甜中透著一股徹骨的冰涼,果然是大姐的味道!

司徒曉炎舔了舔嘴邊大姐的淫液,擡起頭來,看見大姐仍保持著那個單腿高舉的姿勢,一動也不曾動過,只是微閉雙眼,絕美的臉龐隱隱透出一點驚人的媚色。

司徒曉炎哪裏經受得起平日裏如冰山般的大姐的如此媚態,立馬脫了衣物,露出肉棒,對準大姐還挂著一絲露珠的光潔肉穴,就要一貫而入。

而此時司徒曉惠突然傳來緊張的大吼:“不要!”

司徒曉炎擡頭看著司徒曉惠疑問道:“爲什麽?”

“我這是爲了你好,我們司徒家體質特殊,吃了我對你的實力大有好處,處女的效果是最好的,吃了我吧!但是不要給我破處!”大姐嚴厲的道。

司徒曉炎非常的糾結,大姐剛才的表現把他的火氣全部引了出來,不發洩下司徒曉炎表示非常的不爽于是司徒曉炎把自己現在的情況和司徒曉惠說了一下,司徒曉惠無奈的看了司徒曉炎一眼,我吃了你給我下的藥,現在全身無力,沒法給你口交,我的後庭還是塊處女地,今天就便宜你了。

司徒曉炎聽見大姐這樣說立馬興奮了起來,塗了點口水在自己堅硬的大陰莖上面對著司徒曉惠的後庭就差了進去。

只見司徒曉惠渾身一僵,渾身肌肉緊繃,似乎想要躲閃,不過大姐馬上發現自己的後庭已經淪陷,便不再掙紮,隨後便又放鬆下來,任我施爲。

司徒曉惠的後庭出乎意料的柔軟,而且緊緊地包裹住司徒曉炎的肉棒慢慢蠕動,弄得司徒曉炎是慾念大發,不顧一切,死命的幹了起來。當司徒曉炎在司徒曉惠後庭內噴發時,突然發現司徒曉惠竟然也達到了高潮。

見此司徒曉炎不由一樂,「大姐啊,沒想到妳居然如此敏感,後庭初開便樂在其中,真是個天生肉畜!」

話畢,司徒曉炎又邪邪一笑,同時慢慢拔出肉棒,把自己混雜了精液、淫水、還有糞便的大陰莖送到司徒曉惠嘴邊:「大姐,妳也要不要嚐嚐我們兩個集合的味道。」

司徒曉炎本來只是開開玩笑的,卻不想司徒曉惠竟真的伸出柔軟的香舌,捲起混雜了精液、淫水、還有她自己糞便的混合物細細的品了起來。

此時的司徒曉惠,雙手被捆住高舉,腳尖點地,左腿高舉朝天,陰戶略開,挂著一絲粘稠,後庭滴答滴答的掉落著混著一絲血絲的精液,面無表情嘴角有一絲晶亮,微微蠕動,彷彿在品嚐,真是絕美至極。

司徒曉惠保持這幅模樣良久,睜開雙眼,一樣的毫無感情,卻把一直高舉的左腿慢慢的放下,直到搭在我的肩上。

司徒曉炎正摸不清頭腦,司徒曉惠又突然用力一勾,把不曾防備的司徒曉炎,勾到自己的剛高潮過的處女陰戶前,媚笑道“咬!你不是要生吃了我嗎?快點吧我都等不及了。”

司徒曉炎懂得大姐的意思,剛高潮過的處女陰戶是最好的補品。

司徒曉炎貪婪的看著眼前的美景,一狠心,對準大姐的陰戶張開大嘴含住,然後慢慢地把牙齒侵入到大姐的皮膚內,細細的撕扯著肌肉。

隨著司徒曉惠的一聲聲悶哼,司徒曉炎一點點的把司徒曉惠的整個陰戶完整的撕扯了下來。

司徒曉炎含著大姐的整個陰戶沒有著急咀嚼,而是先擡起頭看著大姐,打算欣賞一下她現在的表情。

只見她雙眸緊閉,渾身上下微微顫抖,透出汗珠,不過她依然保指著雙腿大開,讓司徒曉炎欣賞到她那失去了陰戶而露出的小巧子宮。

司徒曉惠似乎也感覺到司徒曉炎的注視,也睜開雙眼看向司徒曉炎,見司徒曉炎嘴裏含著她那美麗的陰戶,不由閃過一絲興奮暴露在外的子宮口突然噴出大股大股的淫水射了司徒曉炎一臉,司徒曉惠噗嗤一笑後又閉上雙眼,體味著剛剛來到的高潮。

司徒曉炎無語的看著剛剛又潮噴了的大姐,舔了一口滴落在自己嘴唇上的淫水,突然發覺大姐的陰戶肉粘著大姐的淫水格外的好吃,便大口的吃了起來。

「大姐,最後看一眼妳那淫蕩的小穴吧。」司徒曉炎笑著道。

司徒曉炎用魔法把這句話傳入大姐耳裏,然後使勁的咀嚼嘴裏的美味陰戶。配合著淫水作爲調料加上大姐的肉穴也天然帶著大姐幽幽的香氣,又如大姐性格般暖暖的,再加上剛剛高潮的陰道內充滿汁水,細品起來,簡直是有生以來吃過的最好的美味!

正享受間,突然牙齒感覺到一層薄薄卻又堅韌的薄片,司徒曉炎馬上意識到這是大姐的處女膜,司徒曉炎不急吃掉,而是看向閉著雙眼體驗高潮余韻的大姐。

「大姐,有興趣和我一起品嚐一下妳的處女膜嗎?」司徒曉炎戲谑的說道。

司徒曉惠突然睜開雙眼看著司徒曉炎,隨後微微媚笑,緩緩的吐出丁香小舌,擡起頭來有些期待地注視著司徒曉炎,似乎任其品嚐。

美食在前,想那幺多幹什幺,司徒曉炎趕緊上前,張嘴咬住那條芬芳,先是肆無忌憚的品嚐了起來,直到大姐似乎有些羞怒,要縮回時,才狠狠咬下。

在嘴裏與那道薄膜品嚐良久,才依依不捨得咀嚼嚥下,真是人間美味啊!

司徒曉惠覺得口中一疼便感覺到與自己的丁香小舌失去了聯係,立即明白自己的舌頭已經被自己的小混蛋弟弟給咬了下來,看著滿口鮮血正在品嘗自己的舌頭的弟弟,司徒曉惠忍者疼痛微微一笑。

司徒曉惠覺得自己應該再來點高潮緩解疼痛,當即繃起左腿,用腳尖輕點了一下旁邊的烤架,又高舉向天,露出那因海洋級魔戰士帶來的強大生命力而慢慢止血的子宮。

司徒曉炎沒弄懂大姐這是讓其快燒烤她,給她帶來更多的高潮。看著大姐把子宮伸到自己面前以爲是要自己繼續撕咬她,于是把嘴貼上了大姐下體打開的肉洞,用嘴使勁一吸就把大姐那暴露在外的子宮頸吸入了口中,咬住大姐的子宮頸網外使勁一拽,一下子就把大姐那小巧的子宮給拽了出來,司徒曉炎用嘴叼著大姐那整幅小巧的子宮微笑的看著大姐。

司徒曉惠又氣又惱的看著自己心愛的弟弟,“怎麽這麽笨啊!我都把腿放到烤架上了,你居然沒看懂,還把我的子宮整幅的咬拽了出來,我再也不能高潮了啊!”司徒曉惠很想大聲的咆哮出來但是沒有了舌頭的她只能啊啊直叫。

司徒曉炎不太懂大姐啊啊直叫的意思,把嘴裏的整幅子宮放入了雙手之中,細細的打量了起來,整幅子宮呈現雪白中帶有通紅之色,應該是大姐3次高潮的原因。司徒曉炎把目光注視到了子宮兩邊2顆通紅的肉球上。這是大姐的卵巢啊,這可是大補的東西,在秀色界中被稱爲人生果的好東西。隨機把2顆人生果摘下送入口中,入口血水四濺,惺惺澀澀的味道帶著少女的體香更能激起男性的荷爾蒙。

“真是鮮美,如果再沾點醬油什麽的就更美了。”司徒曉炎享受的說道。

司徒曉惠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隨後也就想開了,隨便他怎麽弄吧,只要弟弟開心就好。

品嘗玩了人生果後,司徒曉炎把剩下的子宮部分也一下子扔進了口中,“嗯,處女的子宮就是好吃!比前世吃的刺身好吃多了,就是係統催的太急了,沒有弄到好的調味料。”司徒曉炎想著下次一定要準備充足,這係統下次還不知道會弄出什麽幺蛾子。

吃完子宮刺身後司徒曉炎才注意到大姐早已放在烤架上的腿,“既然大姐想燒烤,我成全她,不過,可不能暴遣天物的把她整體烤了。”司徒曉炎想到。

司徒曉炎先清理了大姐後庭的精液,把手伸了進去,刀一用力,在大姐嬌軀的顫抖中抽出了她的大腸放到烤架上,又用魔法割開和固定了她大腸深處的大動脈,讓她的鮮血流入大腸,這樣司徒曉惠的大腸出了一頭還稍稍連著後庭,其他所有都變成了血腸,被慢慢燒烤。

然後司徒曉炎用架子固定住大姐朝天的左腿,拿出特製蒸籠,慢慢清蒸,又把她的右腿扶起,放入準備好的特製烤爐,點著火,烘烤起來。同時,上方出現了兩片圓柱形的玻璃,把大姐的一雙玉臂連同兩只玉手都罩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圓柱形的玻璃器皿。兩片玻璃合攏好的一瞬間,沸騰的滾油便憑空出現,只一會,大姐的手臂便變得金黃誘人。至于大姐的乳房更是不能放過,司徒曉炎用盡全身魔力對著她的乳房施展了冰凍咒,讓它們像是凍僵了一樣,司徒曉炎打算等這兩個小可愛稍稍解凍,便切片生吃。又把其它的五髒六腑全取出來,直接放到旁邊的大鍋內熬湯,相信一定會是美味。

忙完了這些,大姐的乳房差不多該好了,司徒曉炎走過去捏了捏,嗯,正是時候,司徒曉炎也不用刀切,直接張口含住大姐的乳珠,依依不捨的舔弄了一會,便輕輕咬下,一口一個,把司徒曉惠那兩顆珍珠全部吃進嘴裏。

司徒曉炎細細的品嚐著,只覺得嚼起來香脆可口,又透著一絲涼氣,直入心扉,讓人不禁神清氣爽,心曠神怡。

司徒曉炎正舒爽間,那兩顆小珍珠已然入腹,遺憾之余,不禁靈機一動:「大姐,妳這乳房缺了那兩粒寶貝終究有了缺陷,不算頂尖佳餚,大姐可願爲了妳這道生乳片貢獻一二?」

司徒曉惠當即明白司徒曉炎的意思,也不做無謂的掙紮,直接睜大雙眼定定的看著司徒曉炎。

司徒曉炎微微一笑,直接沖大姐的眼睛親了上去,用力一吸,大姐的左眼球已然入口,又在大姐晶瑩剔透的左乳上仔細切下了一片乳肉,同時送入口中,一起咀嚼。果然,大姐眼球那勁爽的口感加上她的乳肉細滑冰涼的搭配,簡直是人間一絕!回味良久,待司徒曉炎回過神來時,看見大姐依舊睜大她的右眼看向他,司徒曉炎自然不能辜負大姐的這份心意,于是如法炮製了大姐的右眼後,那無上的口感又在其的嘴裏爆發。待品嚐完大姐的雙眼,司徒曉炎悠閑的切下剩下的生乳片,慢慢送入口中,等待著主菜的完成。

當司徒曉炎吃完大姐的乳房,大姐除了頭顱,胸腔外的全身已然熟了,不過海洋級強者頑強的生命力已然使得她可以控制住全身的神經。

看著大姐誘人的身軀,司徒曉炎卻不著急上前品嚐,先解放了大姐香氣四溢的長腿,又悠閑的盛了一碗大姐的雜燴湯,切了一段噴香的血腸,對大姐說:「大姐,一事不勞二主,妳弟弟我伺候了妳這幺長時間,現在有些累了,還請大姐慰勞一下,餵一餵我吧!」

由于大姐已經失去了香舌和明眸,司徒曉炎無法欣賞到她對自己這無恥的話語的反應,不過大姐沈默了一會後竟然真的把她那被蒸的晶瑩剔透的大腿送到了司徒曉炎的嘴邊。可能是想要小小的報複他一下,她那玉足直接送進了司徒曉炎的嘴裏,讓其來不及嚥下剛剛品嚐的血腸,噎了一下。

不過司徒曉炎也不甘示弱,直接一口咬下,大姐那已經被蒸的骨酥筋軟的玉足直接被其吃掉一半,司徒曉炎來不及細細品嚐,大姐又用力把剩下的玉足也送進了其嘴裏。

而當司徒曉炎剛吃掉大姐的整個玉足,她又立刻送進了她的半截小腿。

司徒曉炎一發狠,索性不再細品,張口大嚼大咽,不一會大姐的整條左腿已然入腹。

司徒曉炎剛想休息回味一下,大姐卻又把她那被烤的金黃誘人的右腿送進他的嘴裏,司徒曉炎無奈之下,只好繼續啃食大姐。

當大姐兩修長筆直的玉腿都入腹後,司徒曉炎卻沒有了回味的心情,直接解下大姐,放在桌上,捉起被炸的香脆的一雙玉手,左一口右一口,連同那雙玉臂,不一會就都消失在司徒曉炎的口中。

看著被自己吃得只剩下頭部和軀幹的大姐,司徒曉炎一股滿足感油然而生,不過是該解決掉她的時候了,可惜沒能好好享受一下大姐那流線如雌豹般的胴體,若是把那兩條長腿盤在腰上,該是如何銷魂的享受。

帶著這一絲遺憾,司徒曉炎就著剩下的血腸一口乾掉最後一碗雜碎湯,然後毫不留情的雙手成抓狀插入大姐胸前的兩個血洞,用力一撕,把她的胸骨通通捏碎,分開胸腔,露出大姐那精緻的粉紅心髒。

司徒曉炎先低下輕輕親了一下,感覺那虛弱的小小心髒似乎跳動的快了一些,隨後無情的張開大嘴,兩叁口便把它變成了其嘴裏的美食。

雖然大姐的心髒美味多汁,吃的司徒曉炎是汁水四溢,但是其的最終目標卻不只是如此。

司徒曉炎對著失去了心髒,生機迅速消退的大姐道:「大姐,就讓弟弟我最後送妳一個終生難忘的回憶吧!」

說完,司徒曉炎把面前餐桌的暗版一掀,把大姐最後的頭顱放了上去,寒光一閃,割掉了大姐玲珑的雙耳和雙唇後燒開了一勺滾油。

待一切準備完畢後,司徒曉炎輕輕撫摸著大姐的秀髮,對她道:「大姐,好好享受這最後的禮物吧,可惜了大姐的身子,若有來世,弟弟我一定把大姐調教成性奴母狗,先好好享用淩虐,再變成肉畜,做成美食。」話畢,司徒曉炎在大姐後腦的鐵爪用力扣住,再使勁一掀,把大姐的天靈蓋整個掀開,露出熱氣騰騰的大腦,先把大姐的耳朵和唇瓣加進去後把那一勺滾油徑直澆了上去。霎時間,只見奄奄一息的大姐劇烈顫抖起來,那失去了香舌的小嘴大張,從咽喉裏發出連被其開膛破肚生吃陰戶乳房,活烤清蒸油炸都從未發出過的慘叫。

看到大姐終于失態,司徒曉炎不由感到無比自豪,不過美食當前,趁著大姐還活著,這油爆大腦拌巧耳才最是好吃,司徒曉炎也顧不得感慨,一把揪斷了大姐細長的脖子,先飽飲一通大姐新鮮的鮮血,又提起她的腦袋,像喝飲料一樣,把大姐的腦袋當做杯子,一口口的喝了起來。

當司徒曉炎嚥下最後一口腦漿,咀嚼著大姐勁脆的玉耳時,大姐才幽幽的嚥下最後一口氣,香魂渺然而去。

(不要問爲什麽主角可以吃掉那麽多肉沒有被撐死,因爲我也不知道。啊!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