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0发布:

寂静的世界27作者:sy791230(兰色懒猫)

精彩内容:

 第27
  這是過渡章節,若各位看官覺得失望,請勿怪。本人習慣寫一章發一章,沒有存稿。所以更新時間不能確定!
  叮鈴鈴!
  迷迷糊糊中,床頭的鬧锺響起,才中午2點半。
  呆滯的躺在床上的少婦和小女孩突然起身。半眯著眼,看著少婦起身撿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出了臥室門,呆呆的站在臥室門口,小女孩也一瘸一拐的走到小臥室裏。地上的男人爬了起來走到客廳中去了。
  靠!肉棒還是有點不爽利,再躺會吧。手指觸碰到床單上一處濕印,咦!也不知道是我弄的還是那男人弄的,急忙擦幹淨。不過真的很好奇雪梅的新能力是什麽,難道是能夠設定程序一樣的設定這些呆滯的人的行爲?那是不是可以控制呆滯的人來保護自己?想象一下,當自己遇到危險發出求救的信號立馬幾個功力高強的人圍上來保護自己,那多爽快,或是直接控制幾十上百,甚至是過千過萬,天下誰能擋我!哇哈哈哈。
  不過不知道呆滯的人在離開這個城市後,沒了更新程序能夠存活不,再想到突然消失的小護士。沒來由的一陣煩操,起身下了床,走到客廳。
  只見雪梅正端坐在沙發上,一手抱胸,一手撚著個玻璃杯悠閑的品著茶。”
  主人,你起來了!”
  見我出來雪梅急忙站起來,兩步走到我身邊挽著我的手拉我坐到了沙發上。從腳邊提起一個小箱子。
  “主人,這是曉梅給主人炖的人參雞湯。這是歐曼妹妹今天去拿的雪蓮果,這是奴家叫曉梅精心準備的餐盒,這是……嘻嘻……主人最愛喝的婷婷的奶……”
  邊說邊從箱子裏變魔術般拿出擺滿半個茶幾的東西。
  “額,今天不回家了?她們都知道了?”
  我好奇的問道,這準備工作也太全面了吧,難道歐曼真的同意我在外面混幾日麽?
  “沒有啦,是奴家說了好久才準備好的哦。歐曼妹妹本來是要奴家帶她來的,奴家不是怕影響主人麽,就偷偷的吩咐的。不過今天晚上還是要回家啦。奴家怕歐曼妹妹生奴家的氣哦。”
  雪梅撒嬌道。
  切!我才不信,看來歐曼是默許了放我一天的羊,嗯,不知道下午該玩些什麽呢!我拍了拍正翹起豐臀擺弄盒子的雪梅,“好好編,繼續編。”
  “奴家說的是真的啦,主人不信奴家。”
  雪梅委屈的說道。
  也別太讓我的小美肉下不了台,我笑著摟過雪梅“好,好,好。我信,我真信,就知道小蕩婦最貼心了。”
  看來今天雪梅算準了我看在她特別的能力份上不會太計較她的小心思,稍稍點醒她下就行了。
  “對了,今天這一切到底是怎麽做到的?”
  我喝了口雪梅遞過來的乳汁迫不及待的問道。
  “嘻嘻,主人滿意不?”
  “滿意,很滿意。快說今天是怎麽個情況。”
  我喝了碗雞湯問道。
  雪梅遞了張紙過來,我一邊吃著東西一邊看了起來。這是張類似劇本的東西,看筆記應該是龍婷寫的。
  設定:在聽到拍手的聲音後,女一去洗澡換衣服(已選定);女二換衣服(已選定)趴在躺椅上;男一偷摸女二;女一換完衣服帶主人去廚房,掃地洗手;男一聽到水流聲默念一百下前往廚房,在廚房默念五十下回沙發;女二默念叁百下前往廚房,在廚房彎腰擺臀默念兩百五十下回沙發。假定主人在插入女一時發出' 啊' 聲,女一在插入的過程中産生輕微抵抗默念兩百下跪下含弄主人肉棒;男一在主人發出' 啊' 聲後默念叁百下來到廚房,將結婚照給主人看,直到主人拍打女一臀部,回到沙發拖動女二進小臥室,猥亵女二;女一在被打臀後,帶主人前往小臥室,在臥室門口默念一百下,沖進小臥室拉開男一;男一被拉開後,跪在小臥室地上;女一主動跟主人做愛;女二加入;女一負責在主人射精時將精液含進口中,吐掉,漱口。
  分支一:主人射精後才拍打女一臀部,女一和男一進大臥室做愛;女二洗澡後站在大臥室門口,默數一百下撫摸主人陰莖,若主人已經掏出陰莖則女二用臀部磨動;男一插入陰莖後,男一女一默念四百下換姿勢,再默念六百下換姿勢直到射精。女二磨動主人陰莖一百五十下操縱主人陰莖插入,發生輕微抵抗,直到主人射精結束。
  當聽到鬧锺響起,叁人回到最初位置上,等待掌聲再次響起。
  我插類!居然還有這種類似遊戲攻略的設定?額,遊戲?攻略? “這是你設計的?”
  我看著滿滿的一頁紙問道。
  “嗯!奴家想的不夠多,主要是時間太短了。”
  雪梅自豪的說道。
  還時間短,不夠多。哇靠!這要是時間夠多那還不玩出花來。激動了,摟著雪梅就是一陣亂吻。”
  你什麽時候有這能力了?”
  “其實在奴家準備校園的那次就發覺了,我想想……嗯,那次指揮學生們換衣服時,當時在心裏想那些有毛的主人不喜歡,應該讓有毛的去刮了。結果一時偷懶對著一群人說有毛的去刮毛,那些有毛發的學生就真的自動去刮毛了,而沒毛的卻站立不動。奴家就開始注意了,後來慢慢試了幾次。特別是條件的設定,主人沒發現最後陪著主人洗澡的都是主人喜歡的大胸妹麽?這次是奴家第一次設計這麽複雜的東西哦,爲了完善它,奴家還特意回家讓婷婷記錄了下來。主人,快說說,過程是怎麽樣的,是不是按奴家上面的弄的啊!”
  我實在是太激動了,就說那次校園那些女生怎麽能這麽層次分明的來服侍我。簡單的跟雪梅說了說這次的經過。突然發現自己居然能對著雪梅如此詳細的說明自己是怎麽操弄別的女生的,內心有點小小尴尬。不過轉念又開始想著,要好好想想怎麽利用雪梅這簡直是逆天的能力了。
  “你能讓她們說話不?”
  我問了句,畢竟有對話那就完美了。
  雪梅突然狡黠的笑了笑。”
  行是行,不過……”
  雪梅欲言又止的開始吊我口味了。
  操!我狠狠的捏了把她的大乳,“不過什麽?快說,小心我動用家法伺候!
  “就在這時,雪梅突然呆滯了。呆呆的保持著狡黠的笑容,一動不動。
  “主人,咱們家什麽時候有家法了?嘻嘻!”
  陌生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見鬼了!真的見鬼了!呆滯的坐在沙發那頭的男人居然動了,手翹蘭花指,扭著粗大的腰肢,厚厚的嘴唇彎成月牙狀,挺著胯下縮成一團的醜根,邁著貓步向我走來。我吐!你妹的,沒想到這呆滯的男的居然是個人妖,我他媽剛剛操了個人妖的老婆!怒從心頭起,拿起茶幾上的煙灰缸就砸了過去,一腳踢在那軟綿綿的醜根上,氣死我了。還他媽的扭腰,扭你妹。
  “主人,別打了,是我啊!我雪梅啊!”
  男人對我的毆打沒有半點反應,頭上被砸了個口子,鮮血直流,可還是保持著惡心人的笑容和極端猥瑣極端變態的身姿,以及和聲調完全不符合的語句。
  不行,實在是忍不住了,沖到廚房裏找來菜刀就要砍過去,太雞巴惡心了,完全忽略那陌生低沈聲音的含義。
  雪梅動了起來,一把抱住我。”
  主人,別砍。剛剛那個人是我。”
  變態的男人恢複了呆滯,又坐到沙發的一角。
  額!看著死死抱著自己的雪梅問道“你說什麽?”
  “主人,剛剛那個是我啊!我可以以放棄自身控制來控制呆滯的人。”
  雪梅急急的說道。
  蝦米?我插類!剛剛的一幕實在是太變態了,我一刻都在這房間裏呆不下了。
  回到樓下的車上,一把抱過雪梅,狠狠的打了幾下屁股。”
  說,怎麽回事,剛剛那個男人是你?那男的說的話實際是你在說?”
  我氣息未複斷斷續續的說道。
  “嗯,主人好嚇人的。奴家只是想跟主人開個玩笑。”
  雪梅委屈的說道。
  “開你妹啊!老子最恨不男不女的東西了。”
  說著不由打了個冷戰。”
  說清楚,到底怎麽回事。”
  “主人,還記得那天的暴風雨麽?”
  雪梅像個小貓一樣縮在我懷裏,我死死的扣摸著她的豐乳和小屄。
  “怎麽了?記得啊,就是在我母校的那天吧。”
  小蕩婦又在挑逗我的肉棒。
  “奴家那天離開後就覺得昏昏沈沈的,跟曉梅回家的時候突然就不知怎麽的轉移到了路邊一個人的身上了,很奇怪的感覺。看著曉梅背著自己在雨中奔跑,奴家可嚇壞了。”
  我擦,嚇壞了還低頭含住我的肉棒。
  “輕點,然後呢?”
  我輕摸著不斷在我胯間上下活動的雪梅秀發問道。
  “後來又莫名的回到自己身上了羅,奴家就悄悄的試了幾次。”
  肉棒堅挺的有些疼,不過雪梅的口技越來越好了,允吸的我喘息不斷,真的是在用力允吸啊!
  “具體是怎麽操作的?能作用在幾個……人……身……上。我操!快點,再快點。”
  我抓著雪梅的秀發開始快速的上下擺動。雪梅起身坐到我的身上,小手一撥,就將我炙熱的肉棒納進體內。
  “奴家要,奴家好漲,奴家好癢。”
  雪梅坐在我的腿上上下翻飛,衣領大開,雙乳在我的面前飛舞。肉棒插進雪梅的體內,那種想射的感覺反而少了點。
  “快回答。”
  我咬著牙,雙手大力的捏著雪梅的雙乳,兩道白奶的乳液高高躍起,我張開口接著那腥甜的乳汁。
  “奴家只……要……專心……默想……就……就是那……啊!我要磨,就能進入了。好舒服,主人……好硬……好熱……奴家只能……頂到底了……主人好強……”
  雪梅晃動著腰肢,前後磨動起來,巨大的快感沖擊的她說話都斷斷續續。
  “這麽簡單?能操控幾個?”
  我咬著牙雙手放在腦後,欣賞著雪梅在我身上激動亂舞的姿態,享受啊!
  “奴家好漲,主人抓。奴……主人吸吸……只能……主人好舒服……用力……奴家只能控制一個……要到了……奴家要到了……啊!”
  不斷扭動的雪梅忽然渾身顫動起來,一股熱流澆打在我的龜頭上,雪梅無力的趴到我的肩頭,渾身時不時的顫動幾下。
  “主人,好厲害。奴家只能控制那些呆滯的人,家裏的姐妹就沒辦法了。主人,奴家好幸福。”
  懷裏的雪梅無力的回道。
  打開車門,站到地上,將雪梅放倒在駕駛座上,大力的抽插起來。巨大的快感,被雪梅的陰肉緊緊包裹的感覺,混合著陰莖隱隱的刺痛,沖擊著我的大腦。
  要射了,用力的頂了進去,死死的頂了進去,只覺肉棒一陣脈動,一股股的濃精射進了雪梅的深處。呼!
  在某處總監控官:“大人,下官發現XAXA005大人發送了這條數據流給觀察點5號,其他的未發現異常。”
  XAXA001:“很好,請繼續努力。”
  總監控官:“是,下官告退。”……
  XAXA001:“XAXA005想做什麽?發送離開安全警戒區的暗示給觀察點5號?離開?若蘭書?離開?叫總監控官來。”
  總監控官:“大人。”
  XAXA001:“我現在授權你開啓觀察點5號附屬6號的載體轉移模板。”
  總監控官:“大人,這……載體轉移模板……是,下官立刻去。”……
  XAXA001:“爲什麽這麽急的暗示觀察點5號離開?碟魚會,想做什麽?我不會讓你們這群地溝裏的老鼠破壞我的計劃的。既然發出了暗示,作爲計劃的5號人物,完全可以抹去這段數據,怎麽會留下如此明顯的線索。不對!難道他在試探?試探我的反應?”
  另一處碟魚會執行長:“沒錯,就是測試。但不是讓你去試探我那個養子對我們的態度。我讓你發送這條離開的暗示數據流就是在試探若蘭書的反應。”
  XAXA005:“可是大人,雖然上次事件大量能量在向0035安全區彙集,我們已經可以確認若蘭書在0035區,但我們實在是無法確定,若蘭書殘余部分到底在哪?我們又不能將這個被叁部長給予厚望的地方給清除掉。您讓我暗示觀察點5號離開,可那裏畢竟還有9號啊!而且5號的離開與否,怎麽能精確判定該殘余部分在何處?贖下官愚昧,大人此舉下官實在無法參透。”
  碟魚會執行長:“呵呵,你不明白是因爲有些信息你不知道罷了,你做的很不錯,長老會的幾位大人很欣賞你。雖然你的級別不夠……”
  XAXA005:“下官是大人一手提拔進入組織的,下官現在的一切都是大人的栽培與提攜,下官銘刻于心。能在大人的手下做事已經是下官莫大的榮幸了。下官絕無他想。”
  碟魚會執行長:“你很本分也很聰明,這正是我選擇你的原因。若蘭書的本體你知道是什麽嗎?”
  未等XAXA005回答,執行長繼續道:“當我們初次遇到灰能,它怪異的吞噬能量的行爲,給那個時候的我們造成了難以估量的損失,而那時的我們卻對它束手無策。大量的能源場地被摧毀,最終我們通過了探索計劃,近千艘帶著寶貴的能量種子的探索飛船飛向未知的太空。每當探索船發現一處適格地點就會釋放部分能量種子,然後觀察能量種子的發育情況。從而確定了多處新的能源産地。可惜,後來大多數的新能源産地幾乎在同一時間發生毀滅性事故,呵,這一事件你應該聽說過。”
  XAXA005:“大人對下官的栽培,下官萬死難報,下官將永遠追隨大人。”
  見執行長微笑著給予肯定,繼續說道“是,那時下官是一名一線戰鬥人員,下官還記得當時的軍部長甚至喊出了100年內消滅灰能的口號。可惜後方傳來回防命令,我們不得不放棄同灰能的決戰。部隊中到處傳言,我們的新能源産地發生意外,補給將會全部中斷。再後來當時的叁部長同時辭職,而民部副部長意外上台。”
  碟魚會執行長揮了揮手打斷XAXA005的陳述繼續道:“事故發生後卸任的叁部長利用手中的能力,挑選組織了各部的精英對部分未完全毀滅的能量産地進行了詳細調查,這個調查組也就是我們碟魚會的前身。調查組經過長時間的調查分析,最終確認了當年我們所有派出的探索船都被灰能給汙染了。”
  XAXA005:“所有?大人不是說有近千艘麽,這……這怎麽可能?”
  碟魚會執行長:“當然有可能,只需要對當時現存的能量種子進行滲透,無論它用在什麽地方,都可以進行汙染。”
  XAXA005:“那若蘭書……”
  碟魚會執行長:“若蘭書,正式的稱呼應該是' 啦卟羅嘶啦呼'”XAXA005:“場地資源指數資料收集裝置?”
  碟魚會執行長:“對,飛船也好,能量種子也好,都有離開和消失的一天,而若蘭書是放置在適格場地進行長期資料分析收集的裝置,所以我們決定將所有的若蘭書進行銷毀。在對編號EP903若蘭書的收回與銷毀時,意外的發現原本是完整的收集器居然少了一部分。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一個完整的資料收集器所需要的能源是很少的,但只有一部分的話,如果灰能想依靠那麽小的一部分來進行破壞活動,那麽它所需要的能源將是巨大的,30% 的能源根本就不夠它在EP903中實施什麽活動。”
  XAXA005:“所以……它一定會想辦法讓5號和9號留在0035安全區內,因爲只有他們留在安全區裏,安全區的各項系統,無數的數據流才可以爲它吸收能源活動進行掩蓋。”
  得到執行長肯定的鼓勵後繼續道“那麽5號和9號能盡快出安全區,就可以排除若蘭書在5號和9號以及附屬載體的身上。等到5號和9號離開後,我們完全可以制造一起事故,將整個安全區連同若蘭書一同毀滅。5號不出,那麽若蘭書就可以鎖定在5號和9號及附屬載體身上。”
  碟魚會執行長:“不,你想錯了。我讓你做的暗示只是一次試探,就我們而言倒不希望5號和9號這麽快的出來,一旦5號和9號出來與其他觀察點彙合將給我們帶來更大的麻煩。”
  XAXA005:“下官愚昧,這……”
  碟魚會執行長:“別忘了,我的好兒子相當的珍惜這次' 提煉計劃' ,他一定會針對你的行動作出反應。而他的反應又肯定會被若蘭書所利用,只要若蘭書順著我那個兒子的行動作出反應,我們就能縮小範圍,這也是我爲什麽讓你刻意留下操作痕迹的原因。記住了,它能附在若蘭書中那麽長的時間而躲過我們的監視,甚至在多次的收割成品能源的行動中不被發現,反而越來越強大,直到最關鍵時刻的到來才突然發力,從而出現在我們的視線裏,它借力打力的行爲模式和處理方式,呵呵!很聰明,很厲害,很強大。”
  XAXA005:“大人,下官可不可以問一個問題……”
  碟魚會執行長:“你是想問,爲什麽灰能會單單留下EP903這一個若蘭書?那是因爲EP903能源産地出現過SSS級能源。那是目前爲止最高級別能源,可以大幅度消減灰能能量的頂級能源。如果不是SSS級能源的出現,當時的軍部長怎能說出100年內消滅灰能,又怎麽會引爆全部新能源場地。”
  “也就是說你現在可以針對多人進行滿足一定條件的設定,同時還能針對單一的人進行附身?”
  摟著懷裏的雪梅一邊撫摸著她如絲的肌膚一邊問道。
  “嗯。”
  雪梅無力的趴在我懷中,指尖輕輕的在我的胸口劃著圈。
  激動啊!哪怕已經是第二次聽到這消息我還是激動不已。
  “那可以控制多少人呢?”
  雖然不能都說話可惜了些,不過我立馬問了個關鍵的問題。
  “奴家也不清楚,但幾十個總該行吧!不過上次校園僅僅是很初級的設計,這次才是奴家設計個複雜的,也不知道人數一旦多了起來,複雜的設計行不行。
  “雪梅想了想才回答道。
  哦!那就試試?想到能進行一場類似于遊戲般豔麗的設計,立馬精神了起來。
  先選個地方?嗯,想到最近一次校園的那十多個處女,靠,又升旗了!
  “嗯,你也別太勉強了。畢竟是新的能力,萬一出點什麽事,我可舍不得。
  “我疼惜的看著懷裏的這個女人。
  雪梅親吻了我一下,滿臉幸福的說道:“主人對奴家真的很好,奴家……奴家好感動。”
  “廢話,你是我的女人,我不對你好,對誰好?”
  我將懷裏的雪梅緊緊的摟了下。
  “主人,再緊點,奴家……喜歡被主人緊緊的抱著。”
  雪梅抱著我的腰用力箍著。”
  主人,我們試試奴家的極限吧。”
  “什麽?不行,萬一你又昏倒,跟歐曼樣的半年不醒的話,我怎麽辦?”
  想到上次雪梅過度使用能力導致昏倒,這次的能力更爲精妙,真的像歐曼一樣昏倒叁五個月,我會擔心死的。
  “嘻嘻,不會啦。奴家有分寸的啦“雪梅撒嬌道。”
  要不,我們再去個學校不找多了,就一個班級來試試?”
  不得不說,雪梅和歐曼真的是兩個非常懂我的女人。雪梅一句話就直接將我的堅持給擊倒了,學生妹啊!吞了吞口水。
  “嘻嘻,主人是同意了?”
  雪梅笑道。額,我的反應有這麽大麽?這麽容易被人看出來。
  “那好吧,記住了,一旦感覺不好就馬上停止。你要是敢透支使用能力,我就把你一個人丟在這裏。”
  我假裝威脅道。
  “嘻嘻!主人,奴家知道了。”
  雪梅完全無視我的威脅,發動汽車走了。
  市一中,作爲曾經的重點中學,很明顯的留在學校晚自習的班級相當的多。
  看著教室中無數的青春美少女(男生我就自動忽略了)激動啊!在一個墊著腳手拿粉筆在黑板上答題的女生翹臀上打了一巴掌,止不住的滿意道:“雪梅!咱們先篩選下,集合起來,試試你的新能力。嗯!我想想設計點什麽複雜的行爲好呢?”
  設計真他媽是個操人的工作,主要是針對每個人的設計,太多人了,太複雜了。我恨的只咬筆頭。
  “嘻嘻!主人別忘了奴家還能控制她們啦,想的這麽複雜。嘻嘻!”
  雪梅看著我寫的密密麻麻的紙張在一旁偷偷只笑。
  “靠!你以爲我不知道你!那次不是安排好了就走了。”
  狠狠的拍了她一巴掌,在當著雪梅的面訴述早幾天做愛經過時內心的波動再次翻滾起來,柔聲道:“其實我知道,哪個女人又願意把自己的男人分出去給別人,只是現在這個情況……我……哎!其實你在我心裏跟歐曼一樣,都是不能缺少的,真的,何必這麽委屈自己。還是設計點別的吧。”
  說完我將手中那密密麻麻的紙張揉成一團丟在地上,伸手捋了捋雪梅垂落的發絲心情複雜的說道“主人,奴家……”
  雪梅大概沒想到我會說這樣的話,整個人都愣了愣,咬了咬嘴唇,深呼了口氣,感動的說道;“主人,奴家真的願意,主人想做什麽奴家都願意陪著主人。奴家或許有跟歐曼妹妹爭寵的想法,以後奴家不會了,只要主人能開心,奴家也就開心了。奴家沒有別的想法,自己的男人好,自己就好。”
  邊說邊把我丟掉的紙團撿起來,展開道:“主人,您現在是奴家唯一的寄托了,奴家沒辦法像歐曼妹妹那樣只要抱著主人,就能讓主人感到安心。但奴家也有能讓主人放松的能力。奴家願意爲主人做任何事。沒有人逼奴家,奴家也不會委屈自己。真的。咱們回去,這裏交給奴家了,一定讓主人滿意。”
  說完拉著我出了校園。
  “今天雪梅姐姐怎麽了?老是莫名其妙的在人家心裏笑一下歎息一下的,嚇到我了。”
  晚飯後歐曼拉著我來到休息間疑惑的問道。
  的確,雪梅將自己的心思完全袒露在我面前後,整個人都變了。回到家裏後一會在心裏歎息聲,一會又在心裏笑一下。加上她的心靈聯系能力,時不時的讓大家震驚一下。弄的大家夥,特別是有表情的幾位,看我的眼神總是怪怪的。上火啊!關我屁事,有必要用懷疑的眼光看我麽!
  對著疑惑的歐曼,我能說啥,把今天的對話告訴歐曼?她絕對會問前因後果。
  總不能把以前的幾次公車啦,校園啦雪梅的表現都告訴歐曼吧!那就等著家裏的醋壇子倒掉吧,歐曼最是反感這類不尊重人的活動了,自己的姐妹還好說,可既玩弄了別人又不把別人喚醒,純粹當那些人是性愛玩具,這是歐曼最不能接受的。
  我只好推說是雪梅有了新能力,激動之余才成了這樣。
  “真的,那以後有什麽危險不是可以有人來保護你了?”
  歐曼聽完第一句話就是激動的說道,靠!還真是我的歐曼啊!知道這個消息後第一個想到的都是可以找保镖,不過我是想到自己,而歐曼卻是想到我。感動啊!”
  我這就去找雪梅姐姐去,早早的安排下來,不然每次你一個人外出,我總是不放心。”
  說完就風風火火的去找雪梅了。
  額!其實雪梅的能力還可以玩點別的,不過我又不是腦殘,就不用跟歐曼說了,呵呵,對著老婆嘛總是要七分真叁分假,善意的隱瞞點事才是家庭和睦的正道啊!
  不過接下來的幾天歐曼天天纏著我去找合適的保镖,上火,我還期待著幫幫雪梅打打下手,事先了解點活動過程呢!也不知道雪梅安排的怎麽樣了,得找個機會支開歐曼才好。
  終于過了四天,雪梅來找到我“主人,奴家都安排好了。”
  放光,絕對的兩眼放光。每次雪梅都能帶給我驚喜,也不知道這次是什麽。
  “什麽準備好了?”
  歐曼慢悠悠的從外面進來,嘴角微微翹著。
  “沒什麽,歐曼妹妹,我還有點事。你們聊。”
  沒義氣啊!雪梅笑著說了句就閃了。
  嘶!歐曼的二指禅功力越發深厚了。”
  又想出去做壞事?”
  “哪有,什麽又啊!老公我不是一直都在你身邊麽。哪天不是盡心盡力的。”
  我摟著歐曼一陣上下摸索“不是雪梅有了新能力麽。我……我是找她去試試她的新能力,看極限在哪。一起研究下。”
  “哦!”
  歐曼嘲諷的笑了笑“是去研究啊!你吞吞吐吐的做什麽?”
  “呵呵不是剛才發現,老婆的身材就豐滿了些不。”
  我捏著歐曼越來越豐滿的雙乳裝豬哥。
  “討厭,那我也去看看,畢竟多個人也好多點主意是吧。”
  歐曼微笑的說道額!你去,你去我還玩個毛線,不過……
  “好啦!人家逗你的啦。”
  歐曼將我的祿山之爪打開,搓了下我的腦門道”不過別太過分了,畢竟她們雖然不能動,可她們也是活生生的人。”
  頓了頓再說道“看你這幾天表現不錯的份上,放你天假!”
  “老婆,我……”
  感動,激動。
  “好啦,別讓雪梅姐姐等久了,快去吧!”
  說完推著我就出了門。
  哇哈哈哈!今天兄弟是奉旨操妞啊!激動啊!車輛後排座上滿滿的吃的和最最重要的龍婷的乳汁。今天就靠這些東西了,臨走時歐曼還千叮咛萬囑咐的要求雪梅看住我,切,還不如警告我來的實在些。雪梅現在是,哪怕我要去殺人,她也會幫我把刀子磨快點的。一路上雪梅開著車,我在一旁不住的騷擾,捏出的乳汁撒在車窗上到處都是。後果就是雪梅這個女交警開車開得歪歪扭扭的,還撞壞輛車。幸好兩人都系了安全帶,雪梅報複似的在新車裏狠狠的壓榨了我一回。最後又換了台車才終于來到了市一中的門口。
  當車停在一中的校門口時,我箭步竄了出去,雙手叉腰站在學校大門前,很有一統江山的氣勢。哇哈哈哈!
  “主人,我就不進去了,我就在這車裏等你哦。”
  雪梅狡黠的笑道。
  “啊!哦!好!我等你喲。”
  很明顯雪梅要附身了。沒說的咱等著看好戲了。
  雪梅坐到黑色轎車的後排座上,按下了一個黑色的按鈕。
  叮鈴鈴!學校大門口的傳達室裏響起了上課鈴聲,在這寂靜的城市裏顯得那麽的突兀。多久沒聽到這熟悉的聲音了。我站在校園大門口感歎著,這時,從學校外面的各處小門面中跑出一群的女生,陸陸續續的從我身邊跑過。我擦類!也不知道雪梅從哪找來的衣服,一個個從我身邊跑過的女生全都穿著透明連衣裙。
  真正的透明啊!難道雪梅抄了全市的情趣用品商店?跑動中,各式雙乳上下波動,胯間的密處忽隱忽現,配合著各式清純的臉龐,嬌小的身軀。
  校園,老子來了!
  正意氣風發的站在學校大門口,突然一個少女撞到了我,縱是事先已經對呆滯的人會活動有了準備,可這突然的一下的撞擊接觸還是驚到了我。
  “對不起,對不起!”
  撞到我的女生連忙道歉,清脆的聲音煞是好聽。
  我轉頭看向她,過肩的辮子紮在一旁,小巧的鼻子,摸過唇蜜的動人雙唇,重要的是那透明衣料下那對可愛的雙乳,不大很翹,大概是在衣料的摩擦下,雙乳尖上那對嫩紅,靠!嫩紅啊!嫩紅的乳尖挺立著。雙乳隨著少女的低頭道歉不斷顫動。
  “雪梅?”
  我試探著問了句。
  “主人?雪梅是誰?”
  少女俏皮的笑了笑,你媽的居然還能有表情,我毫不客氣的伸手捏上了那對翹乳。手感很好,柔軟堅挺。撥弄了下那挺立的乳尖,看著少女挺著胸倒向我懷裏,額,這也太主動了吧。轉念一想,果然是雪梅的做派。
  “主人是不是覺得太主動了?”
  懷裏的少女嘟著嘴仰著頭一副予取予求的摸樣開口說道。
  “額!這樣也不錯啦!”
  我能說什麽,只好表揚道。低頭吻了上去。
  “那個同學,你在幹什麽?”
  身後傳來一個嗲嗲的聲音,有些嚴厲。
  我反頭看去一個穿著一身粉紅色小西裝,紮著馬尾辮,帶著金絲眼鏡的成熟美女向我走來,一手夾著本書,一手拿著根教鞭。我靠!老師?再次看向懷中的少女,果然呆滯了。這麽吊?她到底能附身幾個啊!
  “你們怎麽可以在學校門口學習呢,要學習怎麽不到教室裏去。現在都要遲到了,愛學習是好事,可是要看時間。你,還不去教室。”
  雪梅附身的教室站在我跟少女的面前皺著眉認真的說道。呆滯的少女立馬急匆匆的跑進了學校。
  我面前的這個成熟女性,一件小小的西服,裏面是一條白色的裹胸,雙乳碩大,我稍稍移動下視線就能看到裹胸裏深邃的事業線。下身的粉紅色超短包裙很短,恐怕只要她稍稍彎個腰就能看到裙內的風光。
  “你蠻厲害嘛,到哪找的這個人來,恐怕不是真的老師吧!還學習,老子明明是在學校門口吃豆腐好不!”
  我色色的笑著,走到女人身邊,伸手就摸進她的裙內,靠!居然還沒穿內褲。
  “嘻嘻,這是奴家在商業街上找的哦。不過嘛,現在就是老師了。”
  女人妩媚的一笑,手中的教鞭輕輕的碰了碰我的裆部。靠!性騷擾!
  “你到底能附身幾個人?”
  我好奇的問道“大概四個吧,再多奴家就會感到吃力了。所以主人可要好好珍惜哦!”
  “你妹的!才四個?剛就浪費一個。”
  原來才四個!我無不痛惜的說道,伸手就將女人的裹胸拉了下來,捏出一顆大乳狠狠的捏了把,嫩白的乳肉上是小巧的乳暈和挺立的乳尖,美肉一枚啊!
  “奴家能在這四個人中隨意轉換啦,剛剛那個女生可是天生的白虎,還是處女哦!”
  女人將頭靠近的的耳朵小聲的說道,如蘭的口氣很是好聞。聽的我一陣肉緊。”
  主人,進了學校,奴家可就是老師了哦。老師會很嚴厲的對待學生哦。
  “女人嗲嗲的說著牽著我的手讓我捏上了另一處的乳肉。
  “是!老師,我一定會認真學習的!”
  我也正色道,順便在老師的殷紅兩點的各舔了下,大步走進學校裏了。